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14.抱膝灯前影伴身

本章节来自于 九重天,惊艳曲 http://www.jiaoyu123.com/293/293302/
    方圭山丹顶的山腹中,这突然现出真身的青年,相貌竟跟秋水君一般无二。

    除了……那眉心的一抹道法丹心痕,不知是年久褪色,还是不甚撞过锅底,居然从丹红变成了墨黑。

    然而这丝毫无减这张容貌的美貌隽秀,反而更添了一丝略带魅惑的异样风情。

    阿镜吃不准这人是不是秋水君。

    按理说他不会下凡间。

    但天上地下,又绝不会有第二张这样颠倒众生的脸。

    而且他叫自己“镜儿”,声音动听,表情……隐隐地有些勾人。

    匪夷所思。

    秋水君称呼她的时候,通常都是一张淡泊寡情的鳏夫脸,就像是苦苦地独守了千万年的寡。

    他循规蹈矩,一丝不苟地喊阿镜“宫主”。

    “镜儿”这种称呼,就连在阿镜的绮念春梦里,都不曾出现。

    想到两人在天上刀剑相向,阿镜本能地对这位身份不明的先生心生忌惮。

    可是在他说“到我身后”的时候,身体却比心念反应更诚实。

    她的双脚不由自主地运动起来,凌波微步似的迅速跑到了他的身后。

    有点尴尬。

    但在生死面前,尴尬似乎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阿镜的身量比他矮了太多,站直了还只能到他的背,此刻却仍本能地猫着腰躲避。

    如果秦观主的蛛丝卷过来,横竖有他挡在前面。

    此刻秦瞭大开杀戒,在场的弟子死伤大半,只有两人,一个吓晕了倒在地上,一个受伤过重,动弹不得,只是拼命惨叫。

    秦瞭吞食了几个弟子,似乎狂性更发,桀桀笑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手中的那把剑,看着甚是眼熟……”

    阿镜探头,想偷偷地瞻仰一下那剑的模样,却给那天青色的袍摆拂在脸上,顿时打了个喷嚏。

    突然秦瞭叫道:“你手里的那把剑,是不是叫做‘潋滟’!”

    阿镜还没看见那剑,只听着剑的名字,仿佛就不是什么正经剑。

    青年却道:“你猜对了。”剑身轻挥,金光闪烁,奔向秦瞭。

    巨型蜘蛛猛然后退,蛛丝如同漫天飞舞的白絮,刷刷射出,金光刺破蛛丝,直直地切中了蜘蛛的一条腿,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秦观的蛛腿断了半截。

    “潋滟……你是丹凤皇都的国师北冥君!”秦观厉声叫嚷。

    阿镜目瞪口呆。

    北冥君云淡风轻:“观主既知道,何不乖乖地束手就擒?”

    蜘蛛往后退出了几步,爪子擦在地上,发出沙沙声响,令人毛骨悚然。

    “北冥君!”蜘蛛咬牙切齿,“你好端端地不留在皇都当你的国师,不远千里前来,只是为了替天行道而已?”

    “观主说呢?”

    “你……就跟那夜的小妖人一样,都是为了那东西而来的!”

    北冥君背对着阿镜,阿镜便看不见他挑眉的样子。

    但不等北冥君回答,秦瞭长啸:“天机鼎就在这里,你若有能耐就来拿走!”

    阿镜听他说的神奇,又探头出来看,却见蛛丝影动,在秦瞭的腹部,出现一只拳头大小的小鼎,看着平平无奇。

    秦瞭却突然阴测测地念道:“以尔血肉,为吾供养,以尔魂魄,为吾爪牙——杀!”

    刹那间,天机鼎中突然冒出一股腾腾黑气,直冲入蜘蛛口中。

    与此同时北冥君周身无风而动,剑啸声中,金光如万箭破空,射向前方的蜘蛛,然而当金光遇到黑气之时,就像是泥牛入海,毫无动静。

    北冥君袍袖飞舞,连长发也随着往后扬起,连阿镜都紧张起来,只能尽量蜷起身子。

    “这就是天机鼎的威力吗……”喃喃一声,北冥君竟腾身而起,仗剑击向秦瞭。

    蛛丝乱舞,跟先前不同的是,这次蛛丝里竟带着淡淡黑气,北冥君的潋滟当空一挥,却被柔软的蛛丝缠住,竟再动弹不得。

    阿镜骤然失去屏障,吓得就地一滚,再抬头,已看见北冥君被困在蛛丝里。

    秦瞭大笑道:“北冥君,这又如何?你辛辛苦苦来到,只怕偷鸡不着蚀把米,要把命留在这里了。”

    北冥君虽落于下风,却并不见慌张,淡淡道:“弱肉强食,胜者为王,你若真有这个能耐,我死在你的手上倒也不屈。”

    阿镜正要逃走,无意中看见北冥君格外淡冷的脸,秋水君的影子在瞬间从心底掠过。

    就在犹豫的瞬间,一道蛛丝扑面而来,转瞬间就把阿镜裹成了蚕茧。

    阿镜来不及哀叹,突然秦瞭道:“好的很,又有食饵来了。”

    阿镜转头,大吃一惊!却见张春在内的几个仙侍站在不远处,大家仰头看看蜘蛛,又看看地上那许多残肢断骸,鲜血淋漓,像是被吓呆了。

    原来先前周论酒逃走的时候,心里生怕秦观主大杀四方再追过来,正巧仙侍们上山来评理。

    所以周论酒故意放这些仙侍入内,自忖有了这些人,当然可以把秦瞭阻一阻,更给他逃生之机。

    此刻仙侍们一拥而入,突然看见遍地惨不忍睹,又见一只巨型蜘蛛,偏生了个观主的头,场面实在魔幻的很。

    片刻的静默后,仙侍们都厉声尖叫起来,有几个当场吓得晕厥。

    张春也在其中,一时因找不到阿镜,只当她也惨遭毒手:“镜儿,镜儿!”大叫两声,脚下却踢到一物,低头看时,原来是先前那化为枯骨的仙侍,方才打斗里跌到此处。

    张春脸色惨白,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阿镜本来正被那蛛丝的腥臭气息熏得死过去,听到张春叫自己,颇为安慰。

    这臭丫头虽然心拙,但生死关头却还惦记着自己,也不亏她为了救这丫头费尽心力,这会儿连命都要搭上了。

    秦瞭倒是不怕这些仙侍逃走,只转过头来看向北冥君:“丹凤皇都不会只派国师一人前来,你的同党呢?”

    北冥君看向阿镜,微微一笑。

    阿镜毛骨悚然:“你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同党。”

    北冥君道:“镜儿,你仔细看看这人。”

    阿镜道:“你别这么叫我。”用秋水君的脸,这样温柔的喊自己的名字,让她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镜儿,你仔细看看他。”

    阿镜勉强瞅了一眼这异形的蜘蛛,忙又扭开头:“他太丑了,我不要看。”此人真是恶趣味,死到临头还要这么折磨人。

    北冥君柔声道:“镜儿,那天你是怎么找到讙的罩门的?”

    阿镜一愣。

    她重新转回头来,看向面前的秦瞭。

    秦观主似乎不解这是什么意思,两只眼睛怔怔地对上阿镜的双眼。

    突然,透过这双妖异的眼睛,阿镜看见……一袭书生装扮的秦瞭,被缠在厚厚地蛛丝之中,拼命挣扎,他厉声嚎叫,却无法摆脱。

    阿镜屏住呼吸。

    北冥君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阿镜,可找到了?”

    阿镜望着面前的秦瞭,在漫天飞舞的蛛丝之中,有一点淡红,弱不可见地在蜘蛛的颈下飘动。

    阿镜喃喃道:“原来……你还有一颗人心啊。”

    不知为何,当说出这句的时候,身上的蛛丝无形中松动了几分。

    蜘蛛……似乎在怕。

    阿镜深吸一口气:“它的罩门,在颈下……六寸,突起之处。”

    话音未落,就见一道金光从北冥君的手中闪出,金光破空,不偏不倚刺中了蜘蛛颈下六寸突起,只听得一声惨厉嚎叫,蛛丝陡然松开。

    北冥君纵身跃起,右手握着潋滟,左手将从空中坠落的阿镜一把抱住。

    “镜儿,你做的很好。”北冥君含笑望着怀中的阿镜,“果然没叫我失望。”

    阿镜却丝毫欣慰的感觉都没有,她看着眼前这张脸,想让他不要对自己这样笑。

    ***

    昔日在天上,兰璃君常跟阿镜玩笑,称她最会“以貌取人”,但凡长的绝色好看的,就会念念不忘,冲人家流口水。

    矜贵自持的情天之主认为兰璃君是胡说,她虽然喜欢绝色皮相,但同时“心”也要好看。

    如果一个人只是生得好,心里却散发恶臭,她就只能退开三舍,避而不见。

    如果一个人面相普通,但心里馨香弥漫,她倒是可以容忍长相上的缺点,选择跟那人相处。

    综上所述,她并不只是肤浅的以貌取人而已,她还以“心”见人。

    兰璃君听说她“心香”的高论,出神了半晌,问道:“那你跟我这样好,是不是因为……我心里也有独一无二的香气?”

    阿镜嗤嗤地笑了起来。

    兰璃君气恼地爬起身来:“怎么,难道不是?”

    阿镜安慰他:“你虽然没什么心香,但你长得太过赏心悦目,可以弥补那个缺陷。”

    兰璃非常气愤,此后三天没有到情天去找她。

    阿镜不以为意,横竖他赌气的时间是有限的,最多超不过五天去。

    果然,在第四天傍晚,兰璃君就出现在情天的云镜台上,还捏造了个理由说阿镜欠了他一坛酒,自己是来讨要的。

    真是欲盖弥彰的小子。

    两人喝着千日不醉,赏落日晚霞,兰璃君突然又问:“那秋水君呢?他是因为心香,还是因为面相……入了你的眼的?”

    阿镜突然有点儿微醺。

    仿佛秋水君三个字溶入了酒水里,已经叫她酒不醉人人自醉。

    “他……”阿镜摸着下颌,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我看着他,心里就觉着喜欢……虽然闻到有一股香气,却不知从何而来,是他心上的,身上的……还是我自己无端幻觉出来的……”

    气的兰璃君放下杯子就走。

    阿镜忙拉住他,兰璃君道:“你好,你这样重色轻友,我就没有心香,只有皮相,他敢情是什么都有。”

    阿镜口灿莲花地弥补:“没有没有,我对他只是一时的喜欢罢了……你也知道我的性子,最是喜新厌旧的,看上一阵必然也厌倦了,最终还是你最好,也最长久。”

    兰璃君这才转怒为喜:“这还像是句人话。”

    当时她觉着身后仿佛有一阵寒意掠过,回头看了看,只有一只仙鹤,缩头提脚地轻轻走过。

    遗憾的是,她看了秋水君足有千年,已将那皮相看的烂熟于心,却仍是没有看厌。

    兰璃倒是不再计较这个了。

    因为那时候他已经喜欢上了水湄。

    真他妈可恨啊。 (教育123文学网http://www.jiaoyu123.com) 《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者八月薇妮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八月薇妮的小说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九重天,惊艳曲最新章节九重天,惊艳曲全文阅读九重天,惊艳曲5200九重天,惊艳曲无弹窗九重天,惊艳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八月薇妮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