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69章枯林有蛊

本章节来自于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https://www.jiaoyu123.com/111/111835/
    每一棵树木都只是枝头零星挂着几片枯叶,看起来也是摇摇欲坠,地上掉满了叶子和细小的干树枝,踩上去时是涑涑作响,还不时咔嚓一声,在这寂静的夜色中很是清晰,总能让人心头微一颤。

    虽然掉了叶子,但是这片林子的树看来原本应该是很茂盛的,因为枝桠繁复,攀攀蔓蔓,一时也有些看不清林子深处。

    楼柒举着蓝海夜明珠,光亮幽幽并不是很明亮,足以照清楚他们周围一圈。

    沉煞看着脚下的树叶,沉声道:“这些树叶并不是自然掉落的。”

    “没错,虽然黄叶多,但是绿叶还有,不是因季节原因自然飘落,是人为的。”

    那带路的士兵走在最前面,本来正听着他们的话,突然觉得前面好像有一道影子掠过,吓了一大跳。

    娄信也是跟着来的,今天一天都是他在照顾陈十,但是楼柒跟他说过,要将全身都包住,他也都照做了,这会儿倒是没有感染上。

    楼柒既然来了军营里,娄信本来就是她的侍卫,有什么事还是叫了他,至少龙言,那是一惯藏在暗处的,楼柒知道他一直追着,就像天影。

    “你怎么一惊一乍的?”这会儿娄信也被那小兵吓了一跳,毕竟月色本就冷冷清清,蓝海夜明珠也是光芒幽蓝冷清,照着这些攀蔓曲折的树影枝桠,这些情景还是有些鬼魅的。

    “我刚刚好像看到前面有人。”小兵指了指林子深处。

    娄信拉开他,自己紧走了几步,握剑拨开了一片枝桠,就看到了一枝树上缠着几条布条,正在夜风中飘飘。

    他回过头来,“只是几根破布条而已。”

    那小兵松了口气,“可能是我看错了。”

    楼柒和沉煞朝前面走去,两人都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

    “这里连一只鸟都没有。”沉煞沉声说道。

    “不只是鸟,连一条虫子一只蛾子都没有。”安静,干净得不像是一片荒野山林。所以才更可古怪。

    走了几步,娄信又讶异地说道:“咦,这里又绑着几根破布条,真奇怪。”

    若是寺庙里的树上系的布条,还有许愿还愿之意,有些地主的风俗是辟邪,还有些更诡异阴森的是驱小鬼,但是在这样的荒郊野岭一片干枯的林子里又是什么意思?

    再往里走一段,树上绑的布条就更多了,随风飘飘,还有一种怪异的血腥之气。

    不对,血腥之气?

    沉煞的脸色突然一变,沉声喝道,“退出去!”说着,他同时拉起楼柒就朝后面倒飞掠出。

    但是他快,机关比他更快,

    咻咻咻咻一阵声音突然快速响起,那些枝桠中飞快地射出了无数细如发丝的铁丝,在清幽月光下,上面闪着幽蓝光泽,明显是淬了剧毒的,这些铁丝飞射出来,然后勾缠住别的枝桠,蔓蔓缠缠,很快就织成了密密麻麻的网。

    若是功夫稍微差一点,立即就会被无数的铁丝射穿,不是射死,就是被毒死。沉煞搂着楼柒被逼落在地,虽然避开了,但也已经被封了退路。

    在他们周围都是积得密密麻麻淬了毒的铁丝,绷得很紧,若是有树枝断了,铁丝会啪地回弹,然后再打断其它铁丝,引起一大片的弹射。

    娄信站在他们旁边,握紧了手里的剑。

    不远处,那带路的小兵整个人被数十根铁丝穿过身体,僵直不倒,但已经气息全无,已然死绝了。

    楼柒这时才看到在他鼻腔中爬出了一条红色的线状的虫子,很长,一头已经爬到了他的小腹处,一头还在鼻腔中。

    饶是她见惯了这些诡异恶心的东西,也忍不住发出两声干呕,同时心中有一种挫败之感。

    她哪里不知道,这是蛊。

    但是她能解毒,能解咒,唯独对于蛊只是浅薄认识,所以不止沉煞的绝命蛊她解不了,那个小兵原来已经中了蛊,她却没有看出来。

    “这是迷心蛊的一种。”耳边突然传来沉煞低沉的声音,“看来,我们是被有意引到这里来的。”

    楼柒不免心惊。

    如果那个士兵中了蛊,故意将他们带到这个地方来,那说明对方的计谋是制订得天衣无缝无比严密,若是不被发现病毒源头怎么,被发现了立马就能有第二应付方案。现在明显是第二套方案,索性引他们到这里来,杀了他们。

    她对机关懂得不如沉煞多,所以刚才是沉煞先发现这里有机关,她还刚刚觉得那些树上的布条有些诡异。

    “沉云山的机关。”

    楼柒闻言讶然地抬头看他:“什么?”

    这里怎么也会有沉云山的机关?难道沉云山有人跟高玉虎勾结了吗?还是说,他的那个师爷就是来自沉云山?

    说起来,沉煞与沉云山到底有什么渊源?

    这时没时间多问,沉煞搂紧了她,气息阴冷,“机关交给本帝君,你留心其它的,本帝君觉得那些布条另有诡异。”

    其实不用他说,楼柒也发现了,刚才有一种怪异的血腥味就是众那些布条上发出来的,那些布条是浸了加药的血的,而她还不知道是什么血。这些与机关没有关系,铁丝上已经有毒,应该跟毒也没关系,那就只剩下阵法咒术或是蛊术了。

    阵法应该不是,如果是咒术,她应该能看出来,既然之前已经有那个小兵中蛊在前,她倒是更偏向于又是一种蛊术。但是之前他们就已经发现这片林子清静得连一条虫都没有,怎么下蛊?

    她正飞快地转动脑子思索着,沉煞让娄信跟紧他,他抱着楼柒就朝一棵枯树掠了过去,一手搂着她,一手拔出了饮血剑(话说,这里是作者迷糊了,以为407章已经提过剑名,原来没有!反正以为就叫饮血剑了),朝着那棵枯树砍了过去。剑气激荡,那棵枯树被直接劈成了两半,旁边另外的几棵树却突然快速地移动了起来,带着淬毒的铁丝朝着他们逼近。

    “帝君小心!”天影现身,一剑击中沉煞后面一根铁丝头,但是剑身上却突然迸出了一点细细血色。

    本来天影并没有留意到那点血色,但是沉煞却看到了,顿时就紧了紧搂着楼柒的手臂,“铁丝有不妥!”

    楼柒立即凝神观察那些铁丝,但是虽然有蓝海夜明珠,光线还是不足以让她看清那些细如发丝的铁丝。沉煞见状,长剑急挥,刺出了一片的剑影,有铁丝被他切成了一段段,但是却没有落到地上,他剑身托平,那些铁丝段都稳稳地落在剑身上。

    楼柒撕了一块布,在剑上一抹,立即就将那些铁丝段擦到了布上,拿到眼前细看,她的头皮都麻了。

    那哪里是单纯的铁丝,分明是铁丝上粘附着一条一条两寸长,同样细如发丝的小线虫!

    怪不得用这样并不显得很坚韧结实的铁丝,只要用剑切都能够切断!铁丝不是真正的死手,阴招是这些小小的虫子。

    若是其他人应该难以在这里全身而退,但是对方却不知道楼柒吃了魔狸胆,不知道她也不怕蛊,而沉煞身体里有蛊虫之王,中与不中都差不多了。

    只是他们虽然不怕,却是极度厌恶憎恨南疆蛊术的,所以看到了眼前这一幕,两人的脸色同时黑了下了,一股杀气霎时迸发而出。

    娄信和天影都是一抖。

    帝君帝妃此刻好生相似!

    “松山,果然是难以啃下的一块大骨头。”沉煞冷冷地说道。但是难啃不代表他就啃不下去,相反,高玉虎走的这一步,更加坚定上了沉煞的杀心。

    “那些布条是为了掩护这些虫子。”楼柒这时也才看出来,那是一阵蛊术加持,会让人察觉不到蛊虫的存在。

    而这时蛊虫倒也强悍,如果不是被她这会儿只隔着一块布捧在手里那么接近,它们并没有跟普通的虫子一样想要急慌慌避开她。

    “这里既然都是枯树,要不然放一把火全部烧了吧?”娄信说道。

    楼柒瞥了他一眼,差点想在他脑袋上敲一下。“你忘了我们是发现什么不对才查到这个地方来的?”

    娄信想了一下,脸红地低下了头。这些木头烧出来的烟就有病毒,之前楼柒和沉煞的意思也已经很清楚,这些树本来不至于掉了这么多叶子,可能正是因为要让它们成为散播病毒的源头,用了那种烈性的药,所以把树给毒死了,叶子才落了那么多。现在要是再把这些树烧起来,那身陷其中的他们不是首当其冲吗?帝君帝妃是没事,他和天影肯定是不行的。

    楼柒突然听到沉煞传音,“林子里的确有人藏着。”

    之前那个小兵并没有看花眼。

    楼柒一直在想着破解的方法,倒是一时没有注意,一听到这话却突然想起来,“大白来接我们就好了。”

    这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个没有办法逃离的绝境,但是对他们来说,实际上并不难。

    “本帝君破了机关,你召唤鹰王过来。”沉煞搂着她在林子中东腾西跃,每一次移动正好避开了那些射出来的带蛊铁丝。天影他们紧跟在旁,随时出手协助护着楼柒。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仅代表作者醉流酥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醉流酥的小说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新章节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全文阅读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5200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无弹窗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醉流酥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