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百六十八章

本章节来自于 一本仙经 https://www.jiaoyu123.com/226/226039/
    也是她们实在是太想当然了,怎么能在觉得闫莘好骗的时候,就忘记了这个各方面条件实在是优越得令人嫉妒的女子的身份呢?

    闫莘的身边,除了她们这些想要凑上前去沾一个名头的修士之外,还有实力平均是仙台之境灵通阶段的一堆师兄,还有可能会出现能被移光灵君看中,天赋心性定然都差不到哪里去的易清这样的仙苗。

    身份完全不同,两个女修士对易清一下子就尊重了起来。易清刚刚说过她姓易,她们两个人一人一个“易师姐”,就叫出了口。

    “原来是易师姐,不知道两位师姐一起结伴出来,是要在这市集里买什么吗?这片地方我们两个很熟啊,如果师姐不嫌弃的话,我们两个人可以给师姐带个路。”

    那两个女修士一脸期盼的样子,易清却是有些顾不上搭理她们,她现在脑子里还回荡着闫莘说的话——应该不会是真的!她也是才回想了起来,闫莘刚才在说她是她未来小师妹的话的时候,前面加了一个大概。

    既然有这样的词语,那就是不确定了,将来不作数也没什么毛病——想到这里,易清突然就放下了心。

    说她不知好歹到快上天的地步都行,易清在乍然听到这个移光灵君可能会收她为徒的消息的时候,心里的第一个想法是,她自己不愿意。

    她要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这会儿可能都要高兴哭了。但偏偏她就是不普通怎么办?拜了师之后,师父的实力比她强,宝贝比她多,师徒的关系又比较近……移光灵君要是只给她一个名头,虽然收了她为徒,但是却并不太看重她,那易清觉得倒还好,但万一不是呢?

    她往人家灵君面前一站,万一那个根本就不是普通灵君的移光灵君看出来了她不是原装的怎么办?万一人家还能看出来她身体之中,说起来也并不是很久以前才死过一位不知道是不是真君的家伙怎么办?万一人家还看出来了她的记忆被影响过怎么办……

    修士就是有这一点讨厌,修为低的,在修为高的面前,就跟透明的一样!

    易清每每在灵宗想起这些的时候,心里不管是有再多很清醒理智的思绪和计划,都会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情绪,在如影随形。

    因为她实在是无法不去想,她是不是在走进灵宗的那一天,她走在一心路上的时候,她所有的一切,身上所有的秘密,都已经被人洞悉。

    她的确可以安慰自己,她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小世界来的修士,有什么值得灵宗的大能修士注意的。但是事实让她失去了这个安慰自己的理由,早就让她失去了这个理由。

    抹除一个修士的记忆,而且还是她这样一个现在也是结丹二十多年,实力已经算得上是可以了的修士的记忆,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办得到的。

    有很厉害的人抹掉了她的记忆,至于为什么要让她记不起一些事情,原因也没有那么多,真正说起来也就是她知道了一些不该她知道的事情而已。

    一个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易清换位思考一下,她只会觉得把那个人灭口了,是最简单有效的手段。死人最乖了,让他不说什么他就不说什么,乖过这世上所有的活人。

    为什么放着这么简单的方法不用,要抹了她的记忆呢?

    那些大能修士的手段就算是再高明,她没死,就永远都是问题。抹了她记忆的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现在,她不是已经开始怀疑……不对,她早就疑惑了,她现在已经开始想要找回自己失去的那些记忆了。

    在修仙的世界中,可能死人都不会变得那么乖,更不要说是活的人。易清庆幸,但她真的百思不得其解,她现在怎么还能继续呼吸新鲜空气?

    易清再换位思考一下,她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考虑饶过或者是用别的方式去解决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的人。

    要么就是那个人她不敢动,真的解决了会有更大的麻烦,要么就是那个人死了,实在有点可惜。总之就是吃亏和划不来的感觉,让她觉得她完全能够忍受那一点小麻烦的存在。

    这两种情况,易清觉得前者实在是有些不可能,比起同样不可能的后者来说,更加让人觉得玄乎。她一个从别的世界来的人,来到这个修仙世界之后,也没去什么好地方,就在易家待着了。

    她这样的身份,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不会让大能修士放在眼里的背景,怎么可能会让人忌惮?

    绝不会是前者,就是后者……她死了可惜吗?她两百岁才突破了空明,在荧珑界是足够流传很久很久的神话,但在葬剑大陆,却什么都不算。在灵宗的主峰那边,优秀的仙苗最多的地方,两百岁的真人灵君,比比皆是,到处一抓一大把。

    她这么一个小世界的修士,到底有哪里会让人觉得消失了怪可惜的?

    易清对自己的认知非常清楚,她的出身,她的修为,她的天赋,什么都不算。她这个人现在唯一高大上的一点,易清实在是想不到别的,只能想到她会一点点入门知识的巫蛊之术。

    这门术法在葬剑大陆,的确是高大上到了极点。只可惜,它走的不是好的极端,走的是恶的极端。但不管是怎样的极端,它都是易清会的,所拥有的唯一值得让葬剑大陆的大能修士注意一下,侧目一下的东西。

    以前,易清一直都想的是搞不好真的是因为巫蛊之术才让她留了一命,后来在思意真君出现了之后,她的选项又多了一个。她这个自己根本不清楚怎么抢来的身体,好像有些特殊之处。先是有一个不明身份的真君在里头,后来又多了一个闫卿卿,似乎也不是什么善茬。

    她当初也不知道到底是听说了什么事情,最后是被人抹除了记忆,而不是直接被灭口的原因,除了巫蛊之术之外,如今也有可能是因为她的这具身体。

    她看起来的确是一个普通修士,但她却有很多不普通的地方,有的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这么一个修士,走进了灵宗,谁能够保证没有灵宗的大能修士注意着?搞不好注意她的还不是一个两个呢!

    现在,从灵宗主峰那边过来,背景让人不敢小觑的移光灵君,好像有收她为弟子的意向。易清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来到灵宗之后,她这些年的做法,她也着实不认为会让移光灵君觉得她……哎呀有多么千载难逢!

    移光灵君如果真的要收她为徒弟,就逼得易清没办法,只能往这些不好的方面想。

    她跟闫莘这些年一直都有来往,没有直接断了联系,就是因为她想看看能不能从闫莘这里知道点什么。不过,易清虽有胆子跟一个结丹真人打交道,却着实没有半分胆气敢在现在去面对一位灵君。

    像刚来灵宗的时候跟七景灵君见的那一面,那倒没有什么,反正也就是一面而已。真的要拜师的话,易清觉得自己怕,她一颗心已经要吊到天上了!

    闫莘说的话,最好是假的!她没有这个出风头的意愿,她没有拜从灵宗主峰那边过来的灵君为师的福气!别管她好不好,让她一个人,别管什么日子,都让她一个人再过一段时间好不好?

    严新的话中被叶青捕捉到的那大概两个字,让他的一颗心稍微放下了些。怕是没人知道以前的这些想法,严鑫崽很好奇的看着她,想看看易清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的反应。那两个女修士围绕着一清,很是热情的说要给他们带路。

    然后他们三个人,就全部都被一群给打了脸。岩心想要从一清的脸上找到的欢喜呀,不敢置信呀,在一清的面孔上完全不见踪影。至于那两个女修士,一天一句话没理。对完全陌生的人,叶青本来就是冷淡的,更别说他如今脑袋里面纷纷乱乱的,根本没有说话的想法。

    两个女修士问要不要带路这话,问的是一青,最后回答他们,照顾了一下他们的面子的人,却是闫鑫。天星同意让他们两个人带路,然后四个女子就在这市集里面转悠了起来。

    没过多长时间,两个女修士就算是完全清楚了一清的性格——真的是跟言行完全不同啊!这样的人,别说是忽悠了,在她跟前多说几句话都憋的费劲!

    一听这么端着一副架子,要是别人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估计会被一口唾沫呸出来。不过现在没人了解,作为会成为一广林军的又一个徒弟的优秀线描,一天的姿态就算是端得再高一点儿,别人也只会觉得理所当然。

    被严鑫突然说出来的消息冲击的都差点儿忘记了他今天在这里转悠的目的,心不在焉的走过了好几个铺子之后,一听这才强迫着自己稍微把心神挪开一点。

    什么让人完全没办法解决的事情,完全不够资本,没有反抗余地面对的人,反正都还没有逼到眼前嘛!既然如此,他今天还有别的正事要做!

    再次认认真真的给自己看起了法器,有了事情做的一天,很快就用自己加倍的冷漠无话,将那两个主动凑上来的女修士赶走了。

    身边又只有严鑫的时候,一听看了看他,有心想要问一句,最后却还是忍着没开口。他没有忍多久,一直在频频的瞄他的言行,完全没他那份耐心,很快就憋不住的问他:“清清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但是师妹问了,师姐也不一定回答。”

    “不会不会!今天既然已经跟外人说了,那就代表我已经确定了。”听到一听还是想问的,严欣一乐,说的话让叶青的一颗心,直坠谷底。

    “话说亲亲,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那么缺心眼儿吧?我说师兄们要收徒弟了,那八成是闹着玩的。师父的事情,我怎么敢瞎说?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第一次见面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你啦!师父那时候就说,你很不错。我师兄师弟一堆,师姐却只有一个,师妹更是不存在。师父说最想要师妹的是我,就早早的派我来看一看你,看看你人怎么样呀,上进不上进呢之类的……”

    “……亲亲,我敢保证,这一次只要你大比的成绩好的话,我就可以直接带着你去师傅那里了!刚开始是记名弟子,亲亲拜师之后好好努力,相信你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师傅的正式弟子的。”

    最后撇下了肯定无比的话,一听的心脏,终于是死在了谷底,再没爬起来。

    “徐美不过是一个从小世界来的修士,还不是出自最有名气的紫阳千水,哪里有资格做林军的记名弟子?师妹……”

    沉默一瞬,叶青开口试探了一下,说的话却被严新立刻反驳回来:“小世界的修士怎么啦?好好修炼,就算是天道所限无法突破,做邻居中最厉害的,不也很好吗?”

    “再说了,万事皆有可能啊!天道虽然无法抗衡,但咱们修士做的事情,不就是感受天道,最后有自己的道吗?这本来就是一种逆天的行为了。”

    “修士一直都在逆天,都在寻找自己的变数,亲亲干什么要规规距距的?我听说你们银龙界还没有出过一个真军是吧?说不定咱们家亲亲就是头一个呢!”

    严新衣服比以前要乐观自信多了的样子,他像是完全不懂他说的这些话都是什么意思似的。几乎是所有藏剑大陆的修士都看不起小世界来的修士,他却是张嘴闭嘴修士就要逆天,到处都是变数,天道的限制也不是那么无法违逆……

    一天虽然有些赞同他的话吧,但是闫欣最后那一个“咱们”,还是让她瞬间就记起了现在面临的境况。

    余光林君要收他为徒,他只能答应。不答应的话,他还要不要在林中生活了?他不敢不答应啊!可是……

    他真的是不想拜师!有个师傅教的确是好,但她……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一本仙经》仅代表作者寒谣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寒谣的小说一本仙经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一本仙经最新章节一本仙经全文阅读一本仙经5200一本仙经无弹窗一本仙经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寒谣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