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八章、回忆

本章节来自于 某科学的流体掌控 https://www.jiaoyu123.com/275/275568/
    木山春生曾经是老师。

    这个说法其实有点微妙。如果只是把手持教鞭站在讲台上的人称之为教师的话,那么她的确是教师。

    可是,她和一般的教师有决定性的不同。

    在古人的智慧中,有着“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的说法,也就是说,教师是负责教授道理解答疑惑的人,从这层意思来说,木山春生并不是教师。

    这是,实验的一环。

    学园都市并不是什么童话中的钻石城堡,它那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面,隐藏的事让人光是听一下就觉着恶心的黑暗。

    光越强,影子也就越浓,相辅相生。

    木山春生当时是木原幻生的助手之一,和现在一样,负责的科目是aim相关的领域。现在想想,这个名为木原幻生的老人,在那弱不禁风的老年外表下,隐藏的是最为疯狂,也最为残酷的怪兽。

    aim是超能力者大脑里自然发出的微不可察的特殊波动。想要研究这个,那么就必须有试验品。

    那,试验品哪里来呢?从各个学校里找人吗?当然不行的吧。阴谋之所以是阴谋,就是因为它没有暴露在明面上,否则就是阳谋了。

    木原幻生选择的,是被称之为【留精弃粗】的存在。

    如果这个名词不是很好理解的话,那么可以换一个词。

    【遗弃儿童】。

    学园都市里的学生并不全是家长们开开心心送进来的。其中也有一些缺乏人照顾的,因为各种原因被家长扔到学园都市之后就甩手不管的孩子们。

    其实严格来说,川神响也就属于这种分类里。

    “你有的吧。教师资格证。”

    用这句话作为开端,木原幻生露出老年人特有的,让人联想到慈爱的温和笑容,询问木山春生。

    这时候的木山春生还是短发,因为长发打理起来太过于麻烦,所以等它长了就减掉。这样就能给研究空出更多的时间。也是因为这种近乎工作狂一样的状态,让她看上去有些睡眠不足。

    “可是,那只是顺手考的,我没有执教经验。”

    因为教学会浪费大量的宝贵时间,木山春生想要找个借口推脱。

    可是,老人却笑了笑,道:“没关系的,木山君,只要能让哪些孩子们的情绪稳定下来就好了。这也是实验的一环啊。”

    这倒不是搪塞,木山春生心里也明白,aim是大脑领域里最为精妙也最为不可预知的领域,做研究的最基本的原理就是:排除一切有可能干扰研究结果的其他影响因素。

    孩子们的情绪,肯定也是对大脑有所影响的。

    最后,木山春生接受了这个工作……或者说……任务。

    她讨厌小孩子。

    很好理解,很多人也讨厌。

    那些说孩子很可爱的,大部分都是没有和孩子接触过,或者是当着孩子母亲说客套话的人。

    只要是亲身跟他们打过交道就会明白,小孩子是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

    他们吵闹,他们没有分寸,他们会做出让人难以预料的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上课的时候搞恶作剧。

    比如,捉弄身为老师的木山春生。

    比如,会毫无长幼尊序的指责自己。

    木山春生是觉着这些孩子们很烦的。

    他们会熟稔的凑过来,一次又一次的进入木山春生的世界里。

    他们会在门口放上水桶,等木山春生进来的时候浇她一身。

    有一些早熟的男孩子,则会跟木山老师告白,让人认真对待也不是,当做空气也不行。

    女孩子们倒是好一些,不过,每次午餐的时候,当木山春生试图把自己不喜欢的胡萝卜拨开的时候,她们会装作老熟的模样,说“挑食是不对的哟!”

    啊……真的是,小孩子……真是麻烦啊。

    木山春生这么认为。

    就这样,木山春生短暂又充实的教师生涯开始了。

    渐渐的,她很少发这种牢骚。

    渐渐地,她也开始像是一个教师一样,做一些教师该做的事情。

    有一次,她的学生跌倒在水池里,她甚至能牺牲研究时间,把她邀请到自己的公寓里,带她沐浴。

    然后……她会因为这个浑身湿透脏兮兮的女孩子那充满希冀的眼光而心疼。

    这个孩子,再看见公寓里的卫生间时,露出的表情是那样的开心。

    因为,在她们的设施里,一个星期只能洗两次澡。

    木山春生能理解这种做法,如果是人类,那么需要好好打理自己的容貌。可是,如果是物品,那么只要保持最基本的整洁就好了。

    看着她那又小又安心的脸,木山春生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微笑。

    如果研究继续下去,大概这种温馨的师生关系会持续到下去吧。

    她由衷的希望,研究继续下去。

    记忆的最后。

    木山春生亲手把这些孩子们送上了试验台。

    在开始实验之前,她这么问孩子。

    “不会害怕吗?”

    “因为是木山老师的实验啊!不怕!”

    她用单纯的笑容回应了木山春生。

    这真是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逻辑。

    因为她是一个好老师,所以,她主导的实验也一定是好的。

    孩子们明明躺在冷冰冰的试验台上,但是,却没有担心的表情。

    和木原幻生推测的一样,因为有了老师的关怀,孩子们的精神最大限度的保持了稳定的状态。

    木山春生也松了口气。

    如果孩子们的精神稳定,那么实验就能取得正确的数据,然后再下一次实验之前,自己肯定还得继续稳定他们的精神……

    然而,尖锐的警报声打断了木山春生的幻想。

    先是一个孩子的超能力出现了暴走状态,脑波彻底陷入了紊乱。

    以此为信号,所有的孩子,精神一起陷入暴走的状态……

    失控了。

    实验,失控了。

    木山春生看着这个触目惊心的红色,心里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

    如果是巧合,未免过于巧了,为什么所有人同时出现了暴走?

    木原幻生用力拍拍手,把实验室里慌乱的研究员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好的,各位,实验很成功。请大家不要慌乱,收集数据。这次实验,上层已经下达了缄口令。所以,大家都不要说出去哟。”

    这个慈爱的老人,用一如既往的慈爱的口吻,说着残酷的句子。

    这时候,木山春生才明白……

    这次实验,根本不是要研究aim,也不是探究……它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研究超能力者的超能力暴走,也就是aim失控状态的临界值。

    从这一天开始,这些孩子们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更残酷的是,她们也没有死去。

    说实话,死亡并不是很可怕的东西,因为人类一旦死亡,就会失去自己的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自然也就不会悲伤。

    真正痛苦的东西,是无法自由行动,无法自由思考,无法生存的活下去。

    就像是在这些孩子们,她们躺在病榻上,虽然生命活动还在继续,但是却无法睁开眼,无法张开嘴。

    木山春生,亲手把自己的学生们,送上了……绞刑台。

    她内心挣扎,痛苦的感情迫使她跪坐在地板上。

    “干得不错,木山君。”

    然而,真正压垮她的,是木原幻生的这句话。

    这个好像随处可见的和蔼老人,在实验室那高亮度的光照条件下,脸上有着明暗分明的颜色……

    可怕。

    对于这张熟稔的脸,她第一次有了可怕的印象。

    …………

    ……………………

    ………………………………

    “这是……木山春生的记忆?”

    御坂美琴喃喃的嘀咕着……这些事情,她从没经历过,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木山春生的记忆,因为两人之间连通的电流而传到了御坂美琴的脑海里。

    原来……她也是会露出那种温和表情的人吗?

    而且……看她现在乱糟糟的头发,还有浓重的黑眼圈,恐怕,自这一天开始,她连剪头发的空闲都舍弃了。

    她说,她要拯救……

    是说,哪些孩子吗?

    “你……看到了吗?”

    木山春生的声音充满了痛苦,然而她依旧强撑着,咬紧牙关。凭借意志,挣脱了御坂美琴的怀抱。

    (什么记忆?)

    川神响也完全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可是看看木山春生脸上的坚韧,再看看御坂美琴一脸的不忍,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额……嗯……”

    御坂美琴弱弱的点头。

    “那次实验,披着【aim扩散立场控制实验】的外皮,实际上却是【解析失控能力规律的诱爆实验】,那些被当作人体实验材料的孩子们,至今还在沉睡着!”

    木山春生苦笑一下,她回过头,看着两人,一字一顿的宣誓着:“为了拯救那些孩子,我什么都会做!”

    斩钉截铁的话语。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定的意志。

    “可是,如果是这样,你完全可以跟其他人说,比如跟警备员……”

    “23次。”

    木山春生忽然说出了一个数字。

    “什么?”

    “23次。这是我为了让孩子们苏醒过来,而向高层提交使用树形图设计者的次数。如果是那台最优秀的电脑,一定能演算出拯救孩子们的方法的!但是,每次都驳回了!整整23次!那些家伙根本只看重实验结果,人命什么的怎样都好!警备员也跟他们是一丘之貉!你以为他们会为了我而行动吗?!”

    木山春生的声音里,满是怨恨的声音。

    御坂美琴半懂不懂,可是川神响也是明白的。

    虽然说出来很残酷,但实际上,决策者都是这样的。

    决策,是没有人情的。

    尤其是这种地方的高层,只看重实验结果,这就好像川神他们的雇主,根本不在乎多少人会因为他们的雇佣而丧命,依旧会雇佣恐怖分子引发恐怖袭击一样。

    别的不说,川神自己的上司,神谷所长就是这样的人啊。

    这个男人对自己好,完全是因为自己还有可以研究的价值,川神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失去了研究价值,他会被神谷所长一下抛弃掉,当做弃子。

    川神看出御坂美琴的身影有点颤抖,悄悄的站到她背后,伸手按住她发抖的肩头。

    如果是她这样温柔的人的话,肯定会格外痛苦吧。

    木山春生是基于善意而行动的,御坂美琴会因此而自责。

    她就是这样的女孩子啊。

    “我明白的,整个学园都市都是敌人。所以我不再依赖任何人,努力研究出来了幻想御手,如果是它,就能轻松把大家的脑连接起来,虽然每一个人的大脑运算力都有限,但是,如果数量够多,也是没问题的。明明,就差一点了……”

    木山春生的声音里满是怨恨。

    “……虽然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能问一句吗,为什么?”

    “?”

    木山春生用表情反问了回去。

    “为什么,你要做到这一步?”

    是的,川神不能理解。

    毕竟,他不知道前因后果。

    “因为,我是教师啊。”

    出乎意料的,木山春生的语气平和了起来。

    因为,她是教师。

    所以,她必须保护自己的学生。

    所以,她必须救助自己的学生。

    当学生们受到侵害,在床榻昏迷不醒的时候,身为教师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只要是为了我的学生们,我什么都敢做!就算是和学园都市为敌!”

    她的话语让川神浑身一凛。

    心里升起了奇怪的心情……

    自己,也有吗?

    不惜牺牲一切,也要保护的东西……

    大概,是没有的吧。

    也对啊,虽然川神名义上是雇佣兵,但实际上工作实质是恐怖分子,那就是这样的工作,这是以生命为代价,散步恐怖气息的职业。珍惜自己生命的恐怖分子算什么……

    但是……感觉应该有的吧?

    因为……如果不是这样,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亲手杀害了自己的战友们呢?又是为什么一个人独自活到了现在呢?

    不明白,因为记忆缺失太多,他现在连他自己都搞不懂了。

    木山春生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模样,笑了一下,到底是冷笑?抑或是普通的笑?谁清楚呢?

    因为,下一个瞬间,木山春生好像断线木偶一样,身体僵硬的跪倒在地,咽喉里发出嘶哑的音节,而伴随着这痛苦声音的,是她背后喷涌出来的光之丝线,在她背后的空气中,编织起来,最后,在半空中化为形体。

    那是……

    “婴儿?”请百度一下“扔书网” 感谢亲们的支持!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某科学的流体掌控》仅代表作者游系风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游系风的小说某科学的流体掌控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某科学的流体掌控最新章节某科学的流体掌控全文阅读某科学的流体掌控5200某科学的流体掌控无弹窗某科学的流体掌控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游系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