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10.雕眄青云睡眼开

本章节来自于 九重天,惊艳曲 https://www.jiaoyu123.com/293/293302/
    灵崆问完却听不见身边有人回答,猫转头瞧了眼,见身旁空空如也,那人早不见了踪影。

    “真是个急性子。”灵崆自言自语,弓身站起,用力伸了个懒腰,才从来栏杆上一跃而下,往前方灯火闪烁处赶去。

    蔺渺网开一面,没将阿镜送到地牢里去,只是暂时将她扣押在空置的偏殿内,叫两名弟子门口看管。

    那两人抱着剑,看了一眼坐在墙角的阿镜,其中一个说道:“这小丫头是不是疯了,竟然去救那妖人,还差点给妖人害死。”

    “蔺师叔不是说了么?那妖人手段高明,这丫头是被蛊惑了。”

    “最好如此,那指不定观主还会饶她一命,不然的话,长的这样好看,轻易被处死有些太可惜了。”

    “确实,咱们的师姐师妹,包括历年上山来的仙侍,竟没有个比她绝色的,如今她年纪小,若再大些,只怕是个颠倒众生的祸水了。”

    灵崆沿着墙角儿走了过来,两人看了一眼:“是那丫头的猫,这猫倒是有意思,竟还戴纯阳巾。”

    “难道猫也修道不成?”

    “这可不一定。”两人仗着这里无人,说着便大笑起来。

    灵崆不屑一顾地走过两人身旁,在偏殿的门扇上挤了挤,终于给它成功地把门推开,滑了进去。

    两个弟子眼睁睁看着,只觉着好笑,并未阻拦。

    ***

    阿镜正坐在墙角出神,腿上被什么轻轻一撞,她低头看了眼,见是灵崆正在自己的腿上蹭脸。

    灵崆蹭了蹭痒痒,抖了抖毛问:“现在怎么样?救人不成,反差点送了性命,有没有一点点后悔呀?”

    阿镜摸了摸它的背:“你打哪里来?”

    灵崆在她身旁蹲坐下:“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今晚上的事也算是个警告了,以后你可要离那个小子远一点,他可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何况,你虽然当他是你的知己旧识,但他是完全不记得你了,何况经过不知多少次转世,他的性情也都跟以前不同,早不复从前,你若还是惦记从前旧情无法走出来,以后必定还有大亏吃呢。”

    阿镜沉默了会儿,终于说道:“我知道了。”

    灵崆转头看她一眼:“不必失望,虽然在我们看来这小子的做法实在太邪,但对他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好事?”

    “他已经非昨日之他,焉知不是好事?”

    灵崆的话里颇有玄机。阿镜想了会儿,笑着点头:“是啊,我若已并非昨日之我,应该也是大好事吧。”

    灵崆舔了舔爪子:“怎么,你也想像是他一样,干干净净地忘记前尘往事?”

    阿镜道:“也许……不过,如果要变成他那样杀人如麻冷酷绝情的话,那还是罢了。”

    “你究竟没那么狠心。”灵崆不以为然地说了句,又问:“对了,上次弹琴的那个,你为何会说他是你的仇人?”

    阿镜的眼前,蓦地出现那道自桃林中走来的人影,她忙一摇头:“按理说,我绝对不会在这里见到他……他跟我和兰璃君不一样,人家本是正经的上仙来的。而且那夜太慌乱仓促,我并没仔细看清楚他的脸,就像是幻觉……可是那琴声偏偏像是他所弹。”

    “你和兰璃君又是怎么样?”

    “我……我是神陨了,兰璃,”阿镜磨了磨牙,声音里透出了一股难以消灭的恨意,“兰璃是被人所害。”

    ——兰璃君同王母身边的女仙水湄彼此有情,本约好了要结成仙侣,只求王母许可便能去月老那里结成姻缘。可不知为何,事到临头水湄突然反悔,主动要求去明玦帝君的帝宫之中做侍姬,谁不知道明玦帝君风流成性,当了侍姬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兰璃君沉郁了一段日子,终究不解缘故,只是每天借酒浇愁。

    阿镜先前虽然曾一度警告他要留神水湄,但看他如今抑郁沉闷,却实在不忍责怪。

    她看不过眼,便道:“这样算什么?不明不白的,你为何不当面问问她是什么原因,死也死的明白。”

    她因太过急怒,一时忘了自己对于“死”的忌讳。

    兰璃道:“我问过的,她只说她喜欢的是帝君。”

    阿镜匪夷所思:“难道之前跟你卿卿我我的时候不是真的?又怎么半道喜欢上帝君了?她叫水湄,可也不至于这样水性杨花。”

    兰璃笑了笑,摇头说:“喂,再说下去,可就失了你情天宫主的身份了。”

    “去他妈/的身份。”阿镜拂袖离去。

    当初就是觉着背后说水湄的“坏话”,会有失身份,所以明明看出水湄有些不对劲,却没有苦劝兰璃君。

    虽然阿镜知道,但凡是耽于爱欲之中,犹如飞蛾扑火,完全是当局者迷的状态,别人说什么只怕也没有用。

    但她仍觉着自己没有尽一个“诤友”的义务,兰璃落得如此,也有她的责任。

    可是起初的义愤填膺过后,转念一想,兰璃君跟水湄如此干净利落分了,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嘛,谁能保证兰璃以后不会遇上更好的?在阿镜看来,情天之中,连最低级的仙婢都比水湄强上百倍。

    就在阿镜思忖着该为兰璃君物色一个更好的仙侣之时,九重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兰璃君在约见水湄的时候,突然“兽/性大发”,意图强/暴。

    幸而被巡逻天官及时发现,天官拦阻之下,竟发现兰璃君身上竟散发出浓烈的魔气。

    兰璃狂怒之下连伤了十数位仙官,还几乎杀了水湄。

    危急之时,幸而明玦帝君及时赶到,祭真雷诀,将魔气击溃,但兰璃仙体也因而受损。

    当阿镜赶到之时,只来得及见了兰璃最后一面。

    她痛心彻骨,无法相信,冲破天官阻挠,上前将兰璃抱住。

    “兰璃!”阿镜望着怀中的少年,心里生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惧。

    那个银发白衣,面若好女的兰璃君,躺在她的怀中。

    樱红的嘴角带着血渍,双眼中水光闪烁,他凝望着阿镜,用尽全力叫道:“镜主……”

    阿镜抚着他的脸,试图以元力救护,但就像是面对一个充满了裂痕的水晶之体,再多的元息充入,却都会从无数的裂痕里渗出来,丝毫也于事无补。

    她只能命令似的恶狠狠地说:“不许有事!”

    兰璃君微微一笑。

    他留给阿镜的最后一句话是:“你……才是最顽愚的那个。”

    阿镜当时不解他为何会说这句。

    后来想了无数次,是因为先前他们聚会的时候,常常互相调侃诋毁,阿镜也经常骂他“顽愚不堪”“慧眼独具”之类,嘲笑他爱上水湄。

    他临去留这句话给她,让阿镜至今想不通。

    ***

    灵崆听得入神。

    “那后来呢?”它挠挠耳朵。

    阿镜笑笑:“后来,就打起来了。”

    兰璃君在她怀中烟消云散。

    阿镜亲眼见证,正因为这份痛心彻骨,她无法接受。

    抬头的时候,有些模糊的双眸里她看见了躲在明玦帝君身后的水湄,这贱婢一脸无辜,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当时她心里腾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恨意。

    “然后呢?”久久地等不到阿镜继续,灵崆忍不住问。

    “然后就打输了。”

    阿镜淡淡地吁了口气,显然是不愿意详述这个问题。

    灵崆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你刚才说的‘人家是正经上仙’的那位,就是你的仇人?不知他大名为何?”

    阿镜眨了眨眼,终于回答:“秋水君。”

    “啊……”灵崆的这个“啊”,百转千回,大有意趣。

    “怎么了?”阿镜低头看向它。

    灵崆猫眼转动,还未回答,屋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

    这哭声突如其来,黑夜里听着格外清晰。

    阿镜吃了一惊:“方圭山有小婴儿吗?”

    灵崆的鼻子掀动,若有所思:“这个声音……”

    说话的时候,那哭声却连绵不绝地又响起,且越来越近了。

    门口的那两个弟子也正疑惑:“哪来的小孩儿的哭声?”

    “委实古怪,山上没有婴儿。”

    灵崆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这不是人的哭声!”

    婴儿啼哭的声音却持续不断地自天空传来,门口两名弟子惊疑地抬起头,此刻阴云遮住了月光,天际一片黑暗,看不见有任何东西。

    灵崆受惊般直直地跳进了阿镜怀里:“蛊雕,是蛊雕!”

    就在此刻,阴云慢慢地从月亮底下滑过,随着清辉普照,天空中一只展开双翼的“大鸟”,正从高空往低处俯冲而下,快若闪电。

    随着它越来越低,可以清楚的看到它头顶奇异的独角,以及那骇人的长喙跟利爪。

    《山海经》里记载:蛊雕,样子像雕,头上长角,叫声宛若婴孩,食人。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者八月薇妮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八月薇妮的小说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九重天,惊艳曲最新章节九重天,惊艳曲全文阅读九重天,惊艳曲5200九重天,惊艳曲无弹窗九重天,惊艳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八月薇妮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