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18.何似君情与妾心

本章节来自于 九重天,惊艳曲 https://www.jiaoyu123.com/293/293302/
    阿镜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沈遥夜。

    “你……”想说的话似乎有许多,却不知该说那一句。

    目光掠过少年并没有着鞋履的双足,阿镜选了最可笑而不适宜的那句:“你……冷不冷?”

    沈遥夜愣了愣,而后凑过来:“是在关心我吗?”

    这鬼面具做的简单粗糙,圆鼓鼓的双眼,獠牙外突,头上长角。却因为这份简单,却更透出一种原始的可怕。

    他靠的太近,那鬼角几乎要戳到她的头发上了。

    阿镜本能地往后倾身。

    沈遥夜却又说道:“算你这小丫头还有点良心,没有只闻新人笑,便忘旧人哭。”

    奇怪的是,在这瞬间,阿镜心里想起的,是在情天之中,她忙不迭地跟兰璃君解释:我是有名的喜新厌旧的性子,迟早会看厌了他……唯独你才最为长久。

    一瞬恍惚,脚下灵崆的声音响起:“镜儿,离他远些,这个人不怀好意。”

    阿镜低头,沈遥夜却哼道:“你这只臭妖怪,信不信我把你抓住阉了。”

    灵崆大怒:“吾跟你势不两立!”

    沈遥夜一脚踹过去。

    灵崆灵活地躲开,同时跳起来大叫:“国师!这小妖人在这里!”

    阿镜跟着回头看时,手腕却被人紧紧握住。

    还未来得及反应,沈遥夜拽着她的手,大笑着往前飞奔而去。

    他的长发随风吹回来,撩在阿镜的耳畔跟脸上。

    倘若闭上眼睛不去看,就好像……是被兰璃这样牵着手,在离恨海边上徜徉玩耍。

    ***

    北冥君没对任何人说过,从他第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已经是这个叫“张秋”的少年了。

    但他心里却明白,他原本不叫张秋。

    至于叫什么,无从知晓。

    在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张秋”的眼前,是一堆乱飞的噪鸦,乌黑的尖嘴啄在他的身上,努力想要撕下一块儿肉来。

    它们以为……他已经死了。

    事实上,北冥君也并不觉着疼。

    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手指微动。

    噪鸦们才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惊恐地四散逃开。

    身侧似乎有什么东西蹭过,有些异样。

    北冥君本能地探手握紧。

    举起手来看时,手中握着的,却是一条斑斓的细蛇,正在他的掌心扭动,挣扎,甚至俯冲下来,死死地咬住他的手。

    北冥君仍是没有痛觉,他眯起双眼看着那露出利齿垂死挣扎的猎物,突然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

    轻而易举地撕开蛇腹,冷血动物的血其实还是有些温热的,沾在他的嘴唇上,干裂的唇从麻木到逐渐生出了一丝痛觉。

    他把那蛇身上能吃的都吃光了。

    身体像是有了一丝力气。

    当北冥君从原地爬起来之时,他放眼四顾,这是一偏荒芜的郊原,目光所及,地上有重重累累的白骨,有腐烂跟半是腐烂的尸首。

    噪鸦舞动期间,为找到一块儿美餐而雀跃。

    遍地,蛇虫出没,时而有些奇形怪状的妖兽。

    北冥君不知道在这具肉身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但对他而言,却显然太过平常。

    他丝毫都不觉着畏惧,反而觉着一切都如此的新奇。

    头顶上的噪鸦警惕地望着这“死而复生”的少年,乌黑的眼睛里透出惊疑。

    噪鸦本能地察觉少年身上有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气息,类似黑若渊薮的死亡,但却并不是它们喜爱的那种死亡,而是比死亡更可惧的气息。

    陆陆续续,有一大片噪鸦在头顶盘旋,看来像是一片奇异的乌云。

    北冥君仰头,突然莫名地想大笑。

    没有任何缘由地想笑,也没有人教导过他该怎么笑,但他……仍是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想要“笑”的情感。

    原来为人的肉身,是这种感觉。

    ***

    接下来,北冥君陆陆续续又吃了几条蛇,包括送上门来的噪鸦跟其他的野兽。

    连续地吃那些生涩的血肉吃了十数天,他才在一块儿被雷击过的岩石旁边收集了一堆烧着的树枝,开始“无师自通”地生火烤肉。

    口感似乎的确比先前要好一些,最重要的是,这样才更像是一个人。

    孱弱的身体,迅速地恢复。

    同时恢复的,还有关于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

    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但是知道这具身体叫“张秋”,他的家中有一对名为父母的东西,还有一个名为妹妹的东西。

    除此之外,另一团模模糊糊之物。

    北冥君看不清,只记得那团模糊的影像叫做……“新娘子”。

    后来的后来,他走出了那片被世人叫坐“死亡之沼”的荒原,入了世。

    属于张秋的记忆,再配合超高的天赋,让他的入世十分的游刃有余。

    他愿意往人世间最繁华的地方,想见识更多更有趣好玩的东西。

    所以他在路人的指引下,去了丹凤皇都。

    当时丹凤皇都的凤明太子得了怪病,御医们束手无策,皇宫里贴出了招医皇榜。

    据说,有来自天南海北的许多“名医”,因贪图那荣华富贵,应聘进了皇宫。

    然后……他们有的尸骨无存,从此再不见踪迹。

    有的,就变成了高挂在城头笼子里那几个已经变了形的头颅。

    所以就算皇家给出的奖励再诱人,甚至以“国师”的名头许之……却没有人再敢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毕竟人世间好玩的东西很多,只要留一条命,怎么也能见识到,又何必为了爬到那最顶峰而去搏命。

    众目睽睽之下,北冥君越众而出,撕下了那皇榜。

    彼时北冥君已经不再似当初那个死而复生的伛偻枯瘦少年了。

    两年的游历,让他学会了任何人世间生存的技能,衣着打扮虽然并不出色,但耐不住天生的出色样貌跟超然的气质。

    他有一双天生的丹凤眼,眼里却是凛凛泛光地秋水。

    长发如瀑,身形高挑,身姿端庄如松。

    一袭普通的青衫给他穿的犹如仙人下降,令人只看一眼便生出类似“高山仰止”的敬畏情绪。

    围观众人都大为惋惜。

    觉着这样清俊超逸的出尘青年就要如此送命,实在是不值得。

    但更令众人惊愕的是,三日后,皇宫里发出新的榜文。

    主要说了两件事。

    第一,凤明太子的病已经好了。

    第二,丹凤皇都诞生了一位新的国师大人,据说,是太子亲自赐的名号——北冥君。

    短短的两年内,北冥君做到了尘世间凡人们穷其一生都做不到的事。

    站在荣华富贵的顶端,睥睨红尘。

    偶尔他也会想起属于“张秋”的记忆,但……他没有那种属于人类的情感,所以也并没有想要衣锦荣归认亲的念想。

    没想到,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

    在出客栈后,丹凤皇都的侍卫赶来,恭请国师回宫。

    在此之前,北冥君其实已经接到了凤明太子的亲笔急信,询问他几时回皇都,又催他尽快回去。

    凤明是一贯的口吻轻浮,信也写得十分肉麻,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什么“辗转反侧,寤寐思服”,若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是写给情人的。

    北冥君原本是要回去的,只不过,他突然有了“家人”。

    而且……原先在张秋记忆里那个模模糊糊的“新娘子”,突然如此眉眼鲜明地出现在面前。

    那个据说是妹妹的张春口口声声要带他们回家,拜堂成亲。

    “成亲”,这种事对他来说,像是一个新的挑战。

    凤明太子生性风流,东宫里许多艳童妖姬。

    太子也曾要赐北冥君些美人受用,北冥也曾研究过“周公之礼”,甚至看过几本“春/宫”,“秘史”,“避火图”之类,以他的悟性,研究的着实透彻。

    可在他眼中,男男女女肢体相接的那副模样,着实丑陋不堪。

    因为凤明太子的谆谆教导,他也曾想要亲身上阵试一试那种滋味,但当那沐浴熏香的美人宽衣解带靠过来的时候,他却突然觉着呕心。

    当那妖娆的身躯在怀里扭动的时候,北冥君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念想:这甚至不如去生吃一条蛇的滋味。

    他一直都在得心应手的做一个“人”。可“食色性也”,这种所谓的“人性”,他却一直都无法领悟。

    这实在是有点懊恼。

    这种感觉,对北冥君而言,就像是“为山九仞”,只要不了悟那最后一点,便似“功亏一篑”。

    直到看见那道不起眼的身影。

    他打发了皇都侍卫,迈步往前。

    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异常的气息,同时,是灵崆的大叫。

    怔然之余北冥君抬头,却正见一个戴着鬼面具的人,拽住了阿镜的手,拉着她往前飞奔而去。

    眼睁睁看着阿镜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奇异的刺痛。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者八月薇妮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八月薇妮的小说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九重天,惊艳曲最新章节九重天,惊艳曲全文阅读九重天,惊艳曲5200九重天,惊艳曲无弹窗九重天,惊艳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八月薇妮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