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20.相思始觉海非深

本章节来自于 九重天,惊艳曲 https://www.jiaoyu123.com/293/293302/
    阿镜正在紧张地盯着外头飞舞的灵翼,突然觉着沈遥夜的呼吸变快,呼出的气喷在自己的额头上,微热湿润。

    她不禁看了沈遥夜一眼,心想他竟紧张成这个样子。

    本想安抚他一句,又怕给那灵翼察觉,便只向着沈遥夜轻轻地一眨眼。

    没想到少年的脸刷地就红了起来,呼吸声更加紊乱。

    因为先前张春坚持要带两人回蓝浦成亲,所以在沈遥夜出现的时候,阿镜并没有十分抗拒,反而想着趁此机会逃走,倒也是不错。

    但是沈遥夜呼吸粗重的情形并未好转,让阿镜有些担心再这样下去会给那金光灵翼发觉,幸而那灵翼抖了抖后,调头去了。

    阿镜总算舒了口气,手在沈遥夜身上轻轻拍了拍:“好了,那东西已经走了。”

    这一拍,却仿佛惊醒了沈遥夜一样,他猛地往后跳了开去,瞪着阿镜。

    “怎么了?”

    “你……”少年望着她,脸上的红褪了些,扭过头去恶声恶气地说道:“我难道不知道?还用你说?以后别随便碰我!”

    阿镜见他性情反复无常,愕然之余只得甩手走开。

    沈遥夜回头道:“你去哪儿?”

    阿镜并没有回答,耳畔只听到银铃声响,是沈遥夜又跑了过来,抓住她的手臂道:“问你去哪?为什么不答我?”

    阿镜看看他的手:“不去哪,就走走。”

    沈遥夜撒手,想了想:“离开这儿也好,方才那东西一定是丹凤国师派来的,虽然未必会发现我们,但……还是仔细些为妙。”

    他说着,回头唿哨一声,顷刻,就见讙从林子里跑了出来,沈遥夜翻身跳到它身上,又伸出手拉阿镜。

    阿镜道:“你要带上我?”

    “那是自然,不然为什么要把你抢过来?”

    “你不是说,是看不惯我跟国师这样那样,才棒打鸳鸯吗?”阿镜眨眨眼,“现在我跟他已经分开了,大家可以分道扬镳。”

    沈遥夜愣了楞,既然嗤之以鼻:“我怎么知道你不会跑回去找他?”

    “我巴不得离他远些,怎会回去?”

    沈遥夜不耐烦,俯身过来,一把勾住阿镜的腰,竟把她抱上了狸讙背上。

    他喃喃自语般说道:“你们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嘴里说着讨厌,其实十分喜欢,嘴里说着喜欢,则未必是真的喜欢了……我又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也许一转头就又贴到他身边去了。”

    阿镜听了这番妙论,啼笑皆非:“怎么你像是阅尽千帆,很了解女人似的?”

    沈遥夜怔住:“废话,你可真啰嗦!”

    狸讙在地上磨了磨爪子,颠颠地往前而行。

    阿镜是头一次坐这种妖兽,只觉得毛茸茸的,倒是极为舒适,而且狸讙很适应走这种山路,人走起来颠簸难行,它却如履平地,省了不少力气。

    除了沈遥夜坐在身后……两人靠的十分之近,这让人有些不大自在。

    正在打量山色,背后沈遥夜突然问道:“你真的是丹凤国师的未婚妻子?”

    阿镜说道:“小时候家里穷,把我卖给了张家做童养媳,不过……”

    “怎么样?”

    阿镜本想说……北冥君看着不像是张秋。

    转念一想,又何必跟他说这些话?便道:“没什么,他如今是国师大人了,我自觉高攀不起,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沈遥夜大笑:“那你可真是个傻丫头,世间的人,谁不想嫁给才貌无双的如意郎君呢?你是觉着配不上他?”

    这一刻,阿镜心底却掠过秋水君矜贵自持的模样:“可以这么说。”

    沈遥夜哼了声,半晌才期期艾艾说道:“也许是因为……他不是你喜欢的那种类型。那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阿镜还未回答,就听见一声尖利的惨叫从前方传来。

    沈遥夜猛然坐直了些,皱眉道:“有血腥气。”

    说话间,又有几声惨叫传来,又见前方一股浓烟冒了出来,像是失了火。

    阿镜问:“怎么回事?”

    沈遥夜摸了摸狸讙的头,狸讙纵身跃起,如风驰电掣。

    阿镜猝不及防,身体往后一仰,多亏沈遥夜从后环抱住她。

    两人的身子瞬间紧紧地贴在一起,身后,少年的身体竟是滚烫。

    ***

    狸讙窜行了片刻,最后一跃,跳到了一块儿山石上。

    阿镜放眼看去,看见了异动的所在。

    前方的山坳里,有一座与世隔绝的小院,简单的三间草房,但现在这院子已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茅草屋被火点着,浓烟滚滚,几个贼人挥舞着手中的凶器,站在血泊里哈哈大笑。

    似是一名女子被压在院子的青石板桌子上,大哭大叫不停。

    一名贼徒压在她的身上,丑态百出的乱动。

    阿镜屏住呼吸。

    沈遥夜在狸讙额头上一拍,妖兽会意,腾空而起,向着现场扑了过去。

    贼徒们正肆意取乐,突然见一只妖兽从天而降,吓得大叫,又挥刀戒备,连那原本正在□□妇人的贼徒也吓得跌在地上,裤子都忘了提。

    但定睛细看,这帮贼一个个却又直了双眼,见妖兽背上并坐着两个人,细看花容雪肤,容貌曼丽,竟都是他们见所未见的绝色。

    刹那间贪欲涌动,竟把原本的畏惧之心都给压住了。

    有一名贼人按捺不住地叫道:“小丫头,你们是打哪里来?家长呢?”

    阿镜无法呼吸,举手捂住口鼻。

    沈遥夜打量着这几个围过来的贼人,喃喃道:“该叫你们怎么死呢……一下子就断气似乎有些太便宜了。”

    贼人们不解,纷纷哈哈大笑。其中一个说道:“这孩子原来不是个丫头,是个漂亮的哥儿呢。”

    沈遥夜微微一笑,在讙的耳朵上捏了一下。

    讙可以做一百种的叫声,此刻突然张口叫了起来,声音婉转悠扬,却不像是这样看似凶恶的猛兽能发出的,有些像是鸟鸣,又像是乐音,高低起伏,勾魂夺魄。

    阿镜一听就知道,狸讙又用那惑心之音了,忙又捂住耳朵。

    而眼前的贼人们听了,脸色先是茫然,然后又变成各色不同神情,有欣喜若狂的,有手舞足蹈的,有持刀挥舞的……有跪地大哭的。

    连那原先被□□的妇人起身,也是满脸喜悦,竟呆呆地往那着火的屋子走去。

    阿镜忙大叫一声,妇人却置若罔闻。

    沈遥夜道:“不用管,让她去吧。”

    “她会被烧死的。”

    “你难道以为,她的家人都死了,她还会开心的独活?就让她如此死去,岂不更好。”

    阿镜回头,对上沈遥夜冷漠的眼神:“我不能眼睁睁看她去死。”

    沈遥夜瞪着阿镜,突然他嘿嘿一笑。

    手动了动,讙突然停了叫。

    那妇人陡然止步。

    她抬头看着面前火势正凶的屋子,脸上的喜悦在瞬间消失,她环顾四周,发现地上的亲人尸首。

    突然间她大叫一声,抱着头,猛地往前跑进了燃烧着的屋子中,轰然响动,草屋塌落,把她盖在底下。

    沈遥夜单手一扬,怀中的扇子在手底被打开。

    少年冷笑着念道:“以尔血肉,为吾供养,以尔魂魄,为吾爪牙,——杀!”

    扇面上的黑气刹那涌出,将正围过来的几个贼人裹住,在一声声惨厉的叫声中,地上相继出现了几具被吸干了精魂血肉的枯骨。

    ***

    山风有些冷。

    讙在溪谷里捉了一条鱼,沈遥夜把阿大阿小召唤出来,变成人形。

    两只老鼠十分伶俐地生火烤鱼,显然并不是头一次做这种事了,轻车熟路,比阿镜做的还好十倍。

    不多时就传来了烤鱼的香气。

    阿大跳到沈遥夜身旁,鞠躬问:“令主,要不要请镜姑娘来吃鱼。”

    沈遥夜扭头:“我可不去请她,爱请你自己去请。”

    阿大果然蹦到阿镜身旁:“姑娘,我们令主请你吃鱼。”

    沈遥夜大怒:“我没有请!”

    阿大受惊,顿时从人形变成了老鼠。委屈地站在地上,不知所措。

    阿镜回头:“我不吃就是了,你发什么脾气?”

    沈遥夜给她目光注视,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索性把那鱼拿起来狠狠地扔在地上。

    这下连阿小也被吓得变成了老鼠,两只老鼠下意识地窜到阿镜的脚后,拉着阿镜的裤管,瑟瑟发抖。

    阿镜更加莫名其妙:“我都不吃了,你这是干什么?”

    沈遥夜背着双手:“这是我的东西,我要干什么就干什么!”

    阿镜愣了会儿:“你因为先前山坳里的事生气?”

    沈遥夜气道:“明明是你因为那件事生我的气!”

    自打灭了那五名贼徒后,两人再也没说过一句话,彼此各怀心事。

    但沈遥夜却觉着阿镜沉默,是在怪罪他。

    沉默,阿镜摇头:“我没有,我只是在想,你先前说的话……好像也有些道理。”

    沈遥夜转回头来,阿镜低声:“如果没把那女子唤醒,她也许不会在临死的时候都背负那样的痛苦了。也许……”

    “算了,”沈遥夜突然一挥衣袖,有些恼怒,“痛苦也好,欢喜也罢,不都是一死吗?”

    阿镜望着少年有些悒郁的脸:“我并不是责怪谁,只是起初觉着,她毕竟还活着,应该……还有转机。”

    阿镜只是忘了,那种锥心剧痛,会让人在瞬间丧失理智,又怎会想到什么“转机”。

    就像是当初……得知兰璃君的死讯,她又何尝不是在那瞬间生出一种毁天灭地,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至恨至绝?

    沈遥夜悄悄看了她一眼,却瞧见阿镜眸子里,有一抹如有若无的感伤。

    心突然软了。

    少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咳嗽了声:“算了,过去就过去了,再想也无济于事。”

    阿镜抬头。

    沈遥夜又喝道:“你们还不去重新烤一条鱼?”

    阿大阿小吓得跳起来,又忙不迭变身成人,往溪边飞跑。

    先前那条被摔在地上的鱼,则给了狸讙吃了。

    渐渐天黑。

    漆黑的天幕上,一颗一颗的星星冒了出来。

    九霄深处,曾经为家。

    阿镜抱膝看着天色:“这会儿要有乐声就好了。”

    沈遥夜坐在旁边石头上,闻言一怔。

    狸讙突然叫了声,窸窸窣窣,是阿大跟阿小抬着一根玉箫走过来,踮起脚尖呈上。

    沈遥夜笑着在手中转了转:“我可不会这东西。”

    阿镜低头瞧见,忽然道:“给我。”

    沈遥夜挑眉,把玉箫递了过去,阿镜自打出生就没碰过这东西,此刻却有种十分熟稔之感,她将箫管竖起,比量了片刻,凝神吐气。

    沉郁徘徊的乐声从箫管之中,遥遥散出。

    夜深山中,箫声如泣如诉,竟像是在人的心上缠绵回绕。

    沈遥夜凝眸望着阿镜,突然觉着心像是浸在冰水里,沙沙地凉,又像是有人拨撩着自己的魂魄,似醒非醒。

    正半是沉醉,沈遥夜眼神一变。

    一道高挑的影子,从前方的树下缓步而出。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者八月薇妮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八月薇妮的小说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九重天,惊艳曲最新章节九重天,惊艳曲全文阅读九重天,惊艳曲5200九重天,惊艳曲无弹窗九重天,惊艳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八月薇妮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