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33.第 33 章

本章节来自于 九重天,惊艳曲 https://www.jiaoyu123.com/293/293302/
    入我情天, 得我庇佑!美的人都要正版订阅哦~

    阿镜不知自己脸上是何表情, 但一定好看不到哪里去。

    呆若木鸡之余, 她看着面前这一幅感天动地的兄妹相认,回头瞅着满地狼藉暗自琢磨:如果趁着这时候偷偷溜出去, 不知可行性有多大。

    阿镜很快发现, 可行性为零。

    因为灵崆正蹲在自己身旁, 它看一眼张春, 又看看阿镜:“那丫头怎么叫国师哥哥?是失心疯了?”

    阿镜点头:“多半是吧。”

    “多半?”灵崆道:“你是张家的童养媳,难道没见过张秋?”

    不错,张春的哥哥就叫做张秋, 起名字的用意一目了然:张春在春天出生,而张秋在秋天出生。

    但很遗憾,阿镜的确没有亲眼见过张大公子。

    在她印象里,张大公子就是那夜她抱着拜天地的那只公鸡的样子, 赤红的鸡冠, 斑斓的鸡毛……还有两只凶悍的斗鸡眼跟令人望而生畏的尖嘴,那可的确好看不到哪里去。

    而在她抱着公鸡的那时候, 张公子已经愤然离家了。

    ***

    那边儿北冥君将张春推开:“你……”此人大有处变不惊之态, 所以疑惑的并不明显。

    张春仰头望着面前丰神俊朗的美男子:“哥, 你还是那么好看,就是比先前长高了许多, 我差点都不敢认了!”

    “啊……”北冥君凝视着她:“其实, 姑……”

    张春紧紧地拽着他的手,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哥哥, 你见过镜儿了没有?”

    她转身看了会儿,正阿镜猫着腰,鬼鬼祟祟地往外,张春大叫:“镜儿!”

    阿镜背对着这边儿翻了个白眼,灵崆在旁边笑道:“恭喜恭喜,没想到国师是你的夫君呀。”

    灵崆吃的圆滚滚的,阿镜掂量了会儿,觉着自己不如张春那样孔武有力,未必能一脚把它踢飞,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灵崆伸出爪子捂着嘴,两只圆溜溜的猫眼笑得弯弯的,透着几分狡诈跟不怀好意。

    张春已不由分说拉着北冥君走了过来:“镜儿,这是我哥哥!快来见过你夫君!”

    阿镜听见“夫君”两个字,打了个寒噤。

    北冥君挑了挑眉,凤眸里闪过一抹笑。

    张春又回头看向北冥君:“哥,这段时候你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当了大将军了?我跟镜儿说她将来会当大将军夫人的。”

    又扭头问阿镜:“你看我说的是不是?”

    阿镜镇定了会儿,抬手打断张春的畅想:“姑娘,你怎么能确认这位……就是大公子?”

    “我连自己亲哥哥都不认得?”张春瞪大双眼,“再说,我们两长的这么像,随便看一看就知道啦。”

    阿镜觉着自己一定是眼瞎了。

    幸好在这个时候,有两个仙侍呆呆地爬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与此同时,从地腹的入口处,又有几道人影掠了进来,为首一位,竟正是蔺师叔蔺渺,身后跟着数位弟子,秦霜也在其中,除此之外,先前在山上的那几位修行者也一并跟了进来。

    蔺渺陡然看见北冥君,收剑行礼:“阁下可是丹凤皇都的国师北冥君?”

    他身后的那几个修行者正在打量这神秘的山腹,闻听是皇都国师,一个个忙肃然端视。

    北冥君道:“蔺掌教认得在下?”

    “我游历皇都的时候曾有幸见过国师一面。”

    蔺渺见他承认了身份,忙又重新行礼,身后那几人也都慌忙见礼。

    北冥君向着众人颔首示意,又道:“请蔺掌教借一步说话。”

    秦霜则惶惶然道:“我爹呢?观主呢?”他放眼四看,看不到秦瞭的踪影,一眼看见阿镜,忙过来抓住她:“阿镜,我爹呢?”

    那几个持剑弟子见原地还有两名弟子一晕一伤,便上前抢救。

    阿镜望着秦霜焦急的模样,眼前出现的却是被蛛丝缠缚住的秦大人的魂魄。

    身后一名弟子道:“我们方才上来的时候遇见周师叔,他竟说、说观主是妖物……”面面相觑,迟疑不敢信。

    一名修行者望着地上的仙侍枯骨,突然道:“这女子是先前上山的仙侍,看着是被人吸干了真元而死的,难道说观主真的……”

    秦霜双目通红,厉声喝道:“胡说!我爹不是妖物!”

    阿镜不知如何解释:“那周论酒呢?”

    “我们忙着上来查看究竟,他像是下山去了。”

    阿镜咬了咬牙:“他才是真正的妖物呢。”

    “什么?”弟子们震惊,连秦霜也惊得看向她。

    阿镜自知他们是有些误会了,却并不解释。

    北冥君回头。

    被妖物吞噬同化的秦瞭固然可怕可恨,但周论酒这种虽然仍是人身,心已扭曲如妖魔的人,却更加可鄙可怖。

    就在阿镜不知如何跟秦霜解释的时候,那边蔺渺转身回来:“事情明白了,这位是丹凤皇都的国师北冥君阁下,原来先前有一只妖物潜入此地,观主为除掉妖物,同妖物同归于尽了,国师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说着,眼中透出伤感之意。

    大家听了,恍然大悟,那几个修行者虽然还有疑惑,但因为是皇都国师亲口所说,自然不得质疑。

    秦霜哭的跌倒在地:“爹!”

    蔺渺叫弟子扶着秦霜,劝说道:“少主,如今观主已仙逝,少主切勿悲伤,还要振作起来,方圭山不可群龙无首。”

    秦霜悲痛不能自禁。

    蔺渺见状,只得又吩咐道:“周论酒被那妖物蛊惑,并散播谣言,居心险恶,分派弟子下山缉拿!”

    他分派弟子收拾满地残肢断骸妥善安葬,又叫带仙侍离开,并请修行者们也各自退出,处置的井井有条。

    ***

    那些上山的仙侍们,因为观主已死,得知短时间内无法升仙,一个个十分失望。

    阿镜以为她们先前在山腹里亲眼见过观主头的蜘蛛,一定会迫不及待地下山去,谁知这些人竟对蔺渺的话深信不疑,认为当时是蜘蛛怪跟秦观主在斗法,她们所见的一切都是蜘蛛施法的幻觉。

    而且……虽然一时半会儿无法升仙,但留在方圭山上学习修仙之道,似乎也不错。

    因此竟没有一个愿意走的。

    连张春都不想离开,而她不想走的一大原因,已不是修仙,而是这里的青年弟子多是年轻貌美之辈,让张春倍觉喜欢。

    然而她既然找到了哥哥,自然得立刻带哥哥回蓝浦,毕竟全家盼望了这七年,虽然她常常跟阿镜吹牛,心里却也有些暗暗担忧张秋已经遭遇不测。

    如今见张秋非但没有死,而且还贵为丹凤皇都的国师大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又比大将军要威风多了。

    “镜儿,你这小妮子可真是个有福之人啊,”张春欣慰而惆怅地抚摸阿镜的头,“你看看我哥哥,多出息。”

    阿镜推开她的手:“姑娘,这个人莫不是假冒的公子吧?我总觉着他……有些古怪。”

    “我哥哥虽然多病,可也是十里八乡最出色的美男子,莫说蓝浦,就算整个北俱芦洲,又哪里能找出第二张这样的脸?”张春充满自信的说。

    张秋的确从小儿容貌秀丽,犹如女子,张老爷因此甚至怀疑这不是自己的种,直到张夫人用武力教训了他一顿,才把那怀疑的苗儿打死。

    但也许正是因为长得出色,所以自小体弱多病,有好几次甚至奄奄一息。

    等生下张春后……张春却完美的继承了张老爷的圆脸跟体质。

    所以张老爷很抑郁,觉着张春跟张秋两个的性别该换一换,同时又起了一种危机感,儿子长的这样好,一定也要配个绝色女子,这样生下来的孩子……应该,不至于平庸如张春了吧。

    阿镜看着不远处的北冥君,的确,天上地下,应该也只有这一张脸。

    但虽然容貌身量几乎都一样,可是性情却仿佛完全不同。

    这让阿镜有一种亦真亦幻之感。

    突然张春凑过来,在阿镜耳畔低声道:“我记得娘说过,小时候给哥洗澡,他胸口是有一块红色胎记的,你要是觉着他不是,那你就叫他脱了衣裳看看就知道了。”

    阿镜回头,张春冲她挤挤眼睛:“你不去看也成,反正等回到蓝浦,爹娘一定会催着叫你们成亲的,到时候有看的时候。”

    这一夜,三人一猫投宿在客栈中。

    夜深人静,张春早就鼾声如雷。

    阿镜侧耳听去,隔壁房间悄无声息。

    阿镜翻身坐起,看一眼身边的张春,半晌叹了口气,蹑手蹑脚走到门口。

    她开门出了走廊,放轻步子,往楼梯口去,正走到隔壁间,那窗扇突然被推开。

    阿镜吃了一惊,呆立原地转头看去。

    北冥君散发披衣,立在窗户旁。

    目光如星,有几分温柔如水的意思,凝视着她。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者八月薇妮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八月薇妮的小说九重天,惊艳曲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九重天,惊艳曲最新章节九重天,惊艳曲全文阅读九重天,惊艳曲5200九重天,惊艳曲无弹窗九重天,惊艳曲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八月薇妮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