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第089章 尝河豚,酒楼遇危机

本章节来自于 田园厨娘美食香 https://www.jiaoyu123.com/337/337154/
    夏小满坐在板凳上,瞧着郭彩蕊,纳闷道:“这不刚回去,干什么打起来?”

    “谁知道呢,我也是听我娘说的,我本来在家里呢。”

    郭彩蕊说着话,自顾自的走了进来,搬了个板凳来坐下,看着夏小满道:“我听我娘说的,夏家那边闹得老大动静呢,跟杀猪一样。”

    “我寻思着看热闹,出来看了看,门口围了好些看热闹的人,我听那些围观的人说,好像打的挺激烈的。”

    夏小满听着郭彩蕊的话,一边剥着手里的大蒜一边漫不经心道:“打就打,这几个人弄在一起,也是狗咬狗,一嘴毛。”

    “可不是嘛,那个阵仗,搞得人还真有点害怕呢。”

    郭彩蕊笑着说着,看着夏小满,道:“听说,这老婆子被打的伤到了腰,现在正躺着起不来呢。”

    夏月牙有些好奇。

    看着郭彩蕊,道:“啥?这老婆子能这么容易吃亏吗?刘氏可有点本事了啊。”

    “嘁!老婆子也不是啥省油的灯,你们是没瞧见刘氏那张脸,本来就又大又胖,现在被那老婆子被挠的,满脸的血,看起来跟吃了人一样。”

    郭彩蕊说的绘声绘色的。

    夏月牙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怪不得,我就说,这俩人都不是啥好人,打起来的话,肯定是都得吃亏。”

    夏月牙说着话,一边择着手里的小葱,一边恨恨的道:“要我说啊,就是活该,俩都不是好人,活该都吃亏。”

    “小蕊,这是为啥打起来了啊?还打的这么厉害,王氏的俩好儿子,没一个去帮忙的吗?”

    夏小满将手上的蒜瓣儿放在了小盆儿里,看着郭彩蕊问。

    郭彩蕊急忙道:“好像是为了你大姑的事儿,说是要筹银子去县衙门里赎人,老婆子要卖了家里的猪,可是刘氏不愿意,哭天喊地的,后来不知道咋回事俩人就撕起来了。”

    “啧啧,不过这样子也好,他们打起来,就没空来找你们的麻烦,你们也能过得舒服一些。”

    夏小满笑着点点头,“这人啊,做的啥事儿还是看自己,王氏这老虔婆待人如此的毒辣,得到如今的结果,也就是报应。”

    郭彩蕊嘿嘿的笑着,“谁说不是呢。”

    “小满,估计这会儿俩人还没完呢,我刚来的时候,她们俩还在撕呢,我就是赶紧的跑来报个信儿,你们去瞧瞧不?”

    夏小满轻笑,道:“我不去了,我可不想看她们打架。”

    夏月牙却有些激动,似乎是很想去看看的样子。

    郭彩蕊见了,便一把拉着夏月牙的手,道:“月牙,咱们俩去看看去,你是不知道,这俩人骂起来可厉害了。”

    郭彩蕊的话正中夏月牙的心,只是想到夏小满,夏月牙还是看了一眼夏小满。

    “小满……”

    “大姐,你想去看看就去吧,就是注意安全啊,别被夏家人瞧见了。”

    “早点回来吃饭。”夏小满笑着说着。

    夏月牙急忙应了一声,跟着郭彩蕊跑了出去。

    夏小满一个人把配料都准备齐了,拿着菜刀,在菜板上用刀背将蒜瓣儿拍开,然后将大葱切成了葱花。

    完了,再切了一块生姜下来,细细的切成了姜丝。

    一切准备好了,夏小满这才弄了油下锅,然后急忙蹲下身子去,拿着烧火棍子捅了捅灶膛里的火苗。

    让这火烧的更旺一些。

    一切都弄好了,夏小满这才将蒜瓣和姜丝,下锅去炒香了。

    想着如果有豆瓣酱的话,加上一点豆瓣酱,肯定味道更好。

    不过,现如今手头上没有,也只能这样了。

    夏小满想到这,心里却暗暗地盘算了起来,等着自己有空了,得想点办法,自己腌点儿黄豆酱才行。

    夏小满心里想着事儿,没注意身后。

    江岸风不知道何时从屋子里出来,站在了她的身边。

    “你不去看看?”

    江岸风忽然问。

    夏小满吓了一跳,转身看着江岸风,“你怎么走道没声儿啊?吓死我了。”

    说完话,夏小满又急忙拿着锅铲将锅里的鱼给翻动了几下,确保每一块鱼都裹上了汤汁,这才盖上了锅盖,坐在灶膛前,轻挑着里面的火苗。

    “我去干嘛啊?别人吵架的现场,我没兴趣。”

    夏小满说着,又抬头看着江岸风,道:“怎么?你有兴趣?”

    江岸风轻笑,道:“我以为你是挺喜欢看热闹的。”

    “这叫什么热闹啊?而且,狗咬狗,一嘴毛而已。”

    夏小满说着话,看着江岸风,道:“收拾下,马上就要吃饭了。”

    “你让我收拾?”

    江岸风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夏小满撇嘴,“到了我家就是我家的人了,你还想着跟在酒楼一样,啥也不管只知道吃啊?”

    “喏,把碗筷拿上去。”

    说着,夏小满将几个碗和一把筷子直接塞给了江岸风。

    江岸风站在那,一脸的黑线。

    这还是自己记事以来第一次,被人差遣做这种事情。

    不过……

    为什么自己就一点也生气不起来呢?

    江岸风有点搞不懂自己心里的想法。

    从来,都是自己欺负别人,可没有被别人欺负的时候。

    怎么现在面对这个小丫头的时候,被她给欺负着,还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夏小满不知道江岸风的心里,已经自动的将自己划分成了比较特殊的一种类型里。

    约莫等了一会儿,觉得这鱼应该熟的差不多了,夏小满这才将灶膛的小门给关上,然后起身打开了锅盖。

    锅盖一打开,一阵香味儿就弥漫了开来。

    河豚鱼特有的鲜美,是别的鱼儿都代替不了的。

    可是因为河豚鱼的内脏跟别的鱼儿不一样,有着剧毒,一般人在处理不好的情况下,会很容易将内脏上的毒素弄到鱼肉上。

    只要是一丁点的毒素,就很容易致命。

    所以,即使这种鱼儿味道再怎么鲜美,大家也不会想要去尝试了。

    跟美味比起来,还是小命比较重要。

    夏小满想到这,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幸好自己是个穿越人士啊,懂得很多这个时代的人们所不懂得的事情。

    这也算是个金手指吗?

    夏小满一边想着,一边拿着锅铲小心翼翼的将锅里还咕嘟嘟冒着热气的鱼儿给装了起来。

    灶膛里的火还没灭掉,小火还在扑腾着,所以锅里的鱼汤还在咕嘟嘟的翻滚着。

    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夏小满不忘撒上了一把葱花,白嫩嫩的鱼肉配上浓厚的奶白色的鱼汤,再来一小把葱花点缀。

    简直完美。

    这边,夏月牙脚步轻快的进了家门。

    没去正屋,直接就去了厨房。

    推开了门,夏月牙脸上的笑容隐藏不去。

    夏小满看了一眼,道:“大姐,回来了,刚好,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说着,这边已经将最后一点鱼汤也盛了起来。

    夏月牙好奇,凑上前来,道:“小满,你这是炖的上次的鱼吗?咋的味儿还不一样了呢?”

    “哎?大姐,你这还真是吃的多了,鼻子倒是真灵!”

    夏小满笑着说着,看着夏月牙,道:“这鱼不是上次做的那种鱼,这是我今天出去弄的。”

    夏小满思虑了一下,没有好意思说自己是捡别人不要的。

    夏月牙十分的欢喜,“真香!”

    “赶紧的洗洗手,这就准备吃饭了。”

    夏小满说着,将一大盆鱼肉放在了旁边,然后去揭开了另外的一个锅盖,将米饭给盛了出来。

    夏月牙匆忙去洗了手,才凑到了夏小满的身边,道:“小满,我刚去夏家门口看了,好家伙,这俩人打的可厉害嘞,那刘氏的一张脸,都不成样子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的一条一条的。”

    夏月牙小声的说着,语气里,透漏着开心。

    夏小满倒不会觉得夏月牙这是在幸灾乐祸。

    她们跟夏家那一群人,本来就水火不容,夏月牙能有这个想法,不是很正常么?

    “撕成这个样子,就没人去帮一把吗?就看着她们俩这么打?那俩好儿子呢?”

    夏小满问了一句。

    夏月牙撇撇嘴,道:“谁知道呢,我没瞧见,估计是丢人,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了吧?”

    “毕竟,这么厉害的打架,还是咱们青山村的第一遭。”

    “小满,你是没瞧见,那俩人互相骂的那些话,啧啧……我都不好意思听。”

    夏月牙十分不屑的说着。

    夏小满轻笑,道:“得了,热闹也看完了,赶紧的去收拾吃饭去,我吃完饭下午要去镇子上一趟。”

    夏月牙点点头,端着米饭上炕去了。

    许氏洗了一把脸,脸上的泪痕却仍然能看的出来。

    夏小满招呼了几人上炕,江岸风几乎不用招呼和客气,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夏小满将鱼端了上去,便笑着道:“开饭啦。”

    说着,自己也关了门,上了炕去盘腿坐下。

    许氏瞧了夏小满几眼,见闺女根本不看自己,许氏几次想开口,也不敢开口。

    她虽然是哭过了,可是却真的是像夏小满说的,一边埋怨自己的无能,在自己的家里,都能被人欺负了,还害的福宝儿被打了一巴掌。

    另一方面,也是哭自己怎么这么苦命,为什么会摊上这么一家子人。

    许氏心里有些难受,她知道,小满现在肯定是生自己的气,要不然,闺女肯定不会半天不搭理自己的。

    许氏心里也清楚,自己做错了,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万一自己开口,再说错了话可怎么办啊。

    怀着这样的心情,许氏连吃饭,都没什么感觉了。

    正在这时,夏小满却拿了碗来,给许氏盛了一大碗的鱼肉和鱼汤,放在了她的面前。

    许氏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急忙抬头,一脸受宠若惊看着夏小满。

    夏小满无奈,没说话,给其余的几人盛汤。

    夏福宝脸上擦了药膏,舒服多了,看着面前一大碗冒着香气的鱼汤,小脸儿上都是期待。

    “二姐,好香啊。”

    夏小满笑笑,道:“在大家吃之前呢,我得跟大家说明白,这鱼是河豚鱼来着。”

    “但是呢,大家不要害怕,这鱼之所以之前很多人吃了会觉得有毒,实际上是因为他们都不会处理,这些鱼我已经处理好了,所以不会有毒的,可以放心吃。”

    夏小满一说这话,全体的人,除了江岸风之外,都是愣住了。

    夏月牙半晌,才反应过来,急忙离着碗远了一些。

    “小满,咱们家是没粮食了吗?这些鱼,都是人家不要的,人家都不敢吃,咱们怎么敢啊?”

    夏月牙十分害怕的看着夏小满。

    夏小满无奈,道:“大姐,你这么不信任我吗?”

    夏月牙有些说不出口,“我……我不是……我就是害怕。”

    许氏也急忙道:“是啊小满,娘之前可是瞧见过有人因为吃这种鱼,直接死了的,死的时候,嘴巴里不断的往外冒白沫子,那样子太惨了。”

    两人说的话,吓得夏福宝也不敢靠近面前那一大碗鱼汤了。

    夏小满无奈,道:“你们怎么都不相信我呢?”“我不是都说了吗,为什么他们吃鱼会死,是因为这鱼真的有毒,可是我却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毒素,我保证,这些鱼是没有毒的。”

    “娘,大姐,你们都不信我吗?”

    夏月牙和许氏听着夏小满的话,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虽然是相信夏小满,可是……这鱼的威力,大家都是知道的。

    正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江岸风,却直接端起了碗来,拿着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进了嘴里。

    “江少爷——”

    夏月牙看见江少爷吃了,吓得半死。

    想阻拦,却也拦不住了。

    这要是吃死了江少爷,她们一家子还用活吗?

    江岸风尝了尝,剑眉一挑,微微的点点头,看向夏小满,道:“丫头,你说的不假,富贵险中求,这处于危险边缘的美味,果然是最极品的。”

    夏小满轻笑,道:“是不是很好吃?”

    江岸风点点头。

    看着许氏和夏月牙,道:“伯母,你尝尝吧,我相信这丫头,她做事,肯定是有自己的分寸的。”

    见到江岸风也这样说,许氏和夏月牙,也是有些蠢蠢欲动了。

    夏小满不管了,直接端起了碗来,自己现尝了一块。

    这河豚鱼没什么小刺,只有中间一根大刺,只要吃的时候注意避让中间的那根大刺,整口下去的,全都是饱满的鱼肉。

    这鱼肉简直是……

    太鲜美了。

    夏小满吃了一块,觉得好吃到哭,也不说话,大口大口的吃着。

    看见夏小满和江岸风对着头吃,剩下还在犹豫的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大口口水。

    “算了,我不管了,我相信小满!”

    夏月牙说着,拿起了筷子来,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的,直接夹了一大块鱼肉,塞进了嘴巴里。

    一入口,夏月牙就惊呆了。

    这鱼肉……

    简直是……

    鱼中的极品吧!

    太好吃了。

    几人放开了吃之后,也不管是不是能毒死人了,直接开始大吃特吃了。

    一大锅的鱼肉,被很快的瓜分完了。

    吃完了之后,夏小满又装了一碗米饭,拿了鱼汤淋上去,拌饭吃。

    这味道,简直不要再满足。

    吃饱了饭,桌子上的碗盘都空了。

    夏小满十分满足的靠着墙壁,“啊,真的好好吃啊。”

    她不允许,还有人没有尝过河豚鱼的美味!

    一定要送去酒楼大力推广!

    夏小满歇了一会儿,便道:“大姐,你收拾一下碗筷,我得去镇子上一趟,晚上就回来了。”

    夏月牙点点头,下去收拾碗筷。

    江岸风先一步离开了,夏小满去屋子里换了一身衣裳,然后收拾了一下头发,觉得自己这幅样子可以见人了,才转身离开。

    夏月牙在洗碗,看着夏小满出门,便笑着道:“小妹,你可算是开窍了,跟江少爷在一起,就得打扮的好看些,我记得你上次买了一支粉色的珠花呢,怎么不戴啊?”

    夏小满轻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身上,道:“我这一身湖水绿的衣裳,配粉红色的珠花,真的好看吗?”

    夏月牙一愣,想了想。

    “倒也是,小满你这个裙子该配蓝色的珠花。”

    夏小满轻笑,道:“等有空啊,咱们去镇子上的首饰店里好好挑挑去。”

    夏月牙听着这话,眼神儿都亮了起来。

    而此时,田家。

    午饭时间,马秀早早做好了饭,便招呼着几个人上炕吃饭。

    田思远没来,田老实吃着饭,一声不吭。

    马秀食不知味的吃着饭,吃几口,就看看田老实。

    半晌,看的田老实心里不爽,直接放下了碗,道:“你想干啥?”

    “孩子他爹,思远那孩子知道错了,这一家人吃饭,总不能不让他来吃吧?”

    田老实不作声。

    马秀便急忙看了看旁边的田文兴,使了个眼色。

    田文兴心领神会,急忙下了炕去,叫田思远来了。

    田思远上了炕,有些怯怯的端起了碗来。

    吃着吃着,田老实忽然看着田思远,道:“以后,小满的事儿,你不用想了。”

    田思远一愣,看着田老实,不知道是啥意思。

    马秀也想到了之前,夏小满跟自己说的话。

    不免的叹口气。

    田思远急忙道:“爹,娘,那件事是我误会小满了,我一下午的时间也想通了很多,我这吃完饭就去找小满道歉去,一定让小满原谅我。”

    “不用道歉了,人家小满对你根本没那个意思。”

    田老实说着话,看着田思远,“以后,在家里别提这个,在人家小满面前也别提这个了。”

    马秀闻言,也点点头,扒了一口饭,道:“听你爹的。”

    田思远有些疑惑,看着田老实,又看看马秀,“爹,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老实不说话,马秀便道:“今天我跟你爹去人家小满家里来着,问了这事儿,小满说对你根本没那个意思。”

    田思远一愣,一时间有些慌了。

    看着马秀,又看看田老实,“这是啥意思啊?”

    “啥意思?人家小满说了,只把你当哥哥一样的看待,没有什么想做我们田家媳妇的意思,所以,以后这话别说了,省的别败坏了人家丫头的名声。”

    田思远手里的碗都要端不住了,他咬着牙,“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

    “难不成小满真的喜欢那个四海阁的什么江少爷?”

    “她怎么能这样?她居然是这样的攀龙附凤的人……”

    “啪!”

    田思远的话还没说完,田老实就一下子将手里的碗给拍在了桌子上。

    看着田思远。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人家小满不喜欢你,你倒是说起了人家的不是来了?”

    “姑娘家家的,名声大过天,你这话要是给别人听去了,一传十十传百的,是不是就传成真的了?”

    “我田老实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出了事儿就知道怪给别人,小满是个丫头,你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出了事儿就想着往丫头的头上推,你还有点骨气吗?”

    田老实说着话,一副十分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田思远听着田老实的话,没有作声。

    只是低着头。

    田老实说完了之后,也是十分的生气。

    顿了顿,自己下了炕,走出去了。

    马秀心里着急,急忙道:“孩子他爹,你不吃了啊?”

    田老实不做声,直接摔门走了出去。

    田文兴捧着饭碗坐在炕上,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年纪还小,不知道什么别的,只是能看的出来,好像是从今天早上开始,家里就陷入了一种很异样的气氛中。

    只是,马秀不肯说给他听,他也不敢随便说什么了。

    田思远见田老实走了,也觉得食不下咽。

    放下了碗筷。

    就要下炕。

    马秀看着田思远也要走,急忙道:“思远,你还没吃完呢,你要去干嘛去?”

    田思远皱眉,站在炕下面穿上了鞋子,然后道:“娘,我要去小满那里问问她,为啥要说对我没意思这话,以前我们俩玩的最好,怎么会到现在一句把我当哥哥看就给这么掠过去了?”

    “哎,思远,人家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现在去,岂不是难看吗?”

    马秀十分的难受,看着田思远说着。

    不怪自己儿子听了这话难受了,自己当时在夏小满家里,听到她亲口说的这样的话,自己的心里也十分的难受。

    因为之前,不但是田思远,包括自己和田老实,一家子人,全都以为夏小满就是自己田家的准儿媳妇了。

    可是没想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到了这会儿,人家根本是没这个意思。

    要不是两家关系这么好,马秀还真会觉得夏小满是自己发达了,开始瞧不起人了。

    可是她又清楚的知道,夏小满根本不是这样的人,许氏更不是。

    田思远看着马秀,道:“娘,小满肯定是生气了,我去跟她亲自赔礼道歉,反正不能就这样……”

    田思远说完了话,便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马秀着急,“思远,思远你回来啊……”

    只是,田思远根本不听马秀的话,直接就走了出大门去。

    这边,夏小满刚从家里出来,就看见田思远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似乎正在犹豫着什么的样子。

    夏小满有些好奇,不知道为什么田思远会来自己的家门口。

    “思远哥哥,你来找我吗?”

    夏小满看着田思远,问。

    田思远正在门口酝酿着措辞,冷不丁的听到背后传来夏小满的声音,田思远吓了一跳,急忙转头,看着夏小满。

    “小满……”

    田思远刚一转身,就瞧见夏小满站在自己的身后。

    他的眼神从夏小满的脸上掠过,然后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惊艳的眼光。

    今日的夏小满穿了一身湖水绿的长裙,外面披着一色的披风,披风看起来很厚,可是她很瘦,穿上这一套,一点也不显得臃肿,反而是显得非常的纤瘦。

    少女身量纤纤,看起来亭亭玉立,脸上的肌肤如玉,一双眸子如秋水一般温柔。

    田思远的心,在那一刻,像是被狠狠的震惊了一样。

    都有点呼吸困难了。

    他以前就知道,夏小满是村子里长的最好看的姑娘,可是之前的夏小满,生性懦弱又胆小,完全不像是现在,这么的大方和自信。

    尤其是,原来他的小满打扮起来,是这么的好看。

    一点都不输给那些城里的姑娘。

    田思远不由得都看呆了。

    夏小满看着田思远痴缠在自己脸上的眼神,心中十分的不爽。

    “思远哥哥,你找我有事吗?”

    夏小满的语气有些冷了下来,声音也故意调大了一些。

    为的就是让田思远注意一下自己的举止。

    田思远被夏小满这么一提醒,也算是想起来了什么,急忙转移了眼神。

    “小满,那个……我刚才回家的时候,我爹娘跟我说,他们上午来找你了。”

    “你还说……说了……”

    田思远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夏小满了然,原来田思远是为了这事儿来的。

    敢情是觉得不敢相信这话是自己说的?

    不过也对啊,毕竟之前的夏小满是非常迷恋田思远的。

    田思远肯定觉得,像是夏小满这种姑娘,自己肯定是吃定了。

    夏小满看着田思远,道:“思远哥哥,那事儿没错,是我说的,也是我的心里话。”

    “我一直把你当成是自己的哥哥来看待,所以说,我会选择跟田叔和婶儿说清楚,免得,耽误你。”

    亲耳听着夏小满说这样的话,田思远觉得心里十分的难受。

    他看着夏小满,道:“小满,你是不是因为我上午……因为那件事情生气啊?”

    “我承认,那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我跟你道歉,可是你千万不要说出这样让人伤心的话来,我们之间……”

    田思远十分真情实意的说着。

    夏小满轻笑,道:“我们之间本来也没什么的,思远哥哥,这些话让你伤心,可是上午你做的那些事情,也让我伤心啊。”

    “不过,我的伤心来自于,我把你当成兄长,觉得自己的兄长居然在关键的时候不帮我,反而选择了逃避,我很难过。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夏小满的一番话,说的田思远哑口无言。

    田思远还想说点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夏小满踮起了脚尖来,看了看外面的光景,道:“思远哥哥,话就是这样,我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我下午还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啊。”

    夏小满说完话,便匆匆的出了门去。

    田思远一愣,急忙转身,想去追上夏小满的脚步。

    “田思远!”

    正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声音。

    正是一直在里面看着的夏月牙。

    夏月牙在里面看了半天,在田思远出现的第一瞬间,就很想站出来说了。

    可是听着夏小满说的很有道理,夏月牙觉得自己再出去,有些不好。

    等着等着,夏小满说的已经很决绝了,可是没想到田思远还是不依不饶的。

    夏月牙实在是忍不住了,便站出来了。

    “田思远,我小妹有事儿去镇子上呢,你别叫她了,你有啥事儿跟我说,等着我小妹回来我再转告给她知道也行。”

    田思远一愣,看着夏月牙,想了想,道:“月牙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不是那个意思就好,我们小满啊有自己的主意,这婚姻大事,就连我娘都不能替小满做主的,所以啊,只要是小满不开心的事情,我们都不能做。”

    夏月牙说着话,看着田思远,道:“更何况,思远啊,要是我们小满以后再有啥事儿的,也不至于拖累你什么的,是不是?”

    田思远知道,夏月牙这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只是,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想了想,田思远还是拱手,道:“那我先走了。”

    说完话,转身离开了。

    夏月牙看着田思远离开的背影,微微的撇了撇嘴,狠狠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才转身进了屋子去。

    许氏在炕上坐着,见夏月牙上炕来,便道:“月牙,刚才可是思远那孩子来了?怎么不叫他进来?”

    “娘,你是不是脑子还糊涂着啊?”

    夏月牙听着许氏的话,心里十分的不开心。

    “小满不喜欢田思远,而且这个田思远之前还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干嘛还要他进来啊?”

    “而且啊,刚才田思远在门口,小满已经把话跟他说的很清楚了,我还让他进来,干啥啊?”

    夏月牙说着话,手上整理着针线筐里的东西。

    许氏听着夏月牙这么说,脸色有些讪讪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总觉得,思远这孩子……”

    夏月牙不满,道:“娘,你怎么老是这么好心啊,就是心软,所以谁都能欺负欺负你。”

    “小满之前说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所以啊,我们不要心软。”

    “这事儿本来就是田思远做的不对,你老是觉得田叔和婶儿帮助过咱们,就想着拿小满去做好,让小满去给他们当儿媳妇,可是娘,你想过没有,小满这么聪明,她哪里会这么委屈自己?”

    夏月牙这几天一直都跟着夏小满一起吃一起睡觉,耳濡目染,见多了夏小满处理事情的方式,所以也变相的算是被夏小满给调教的,现在对待很多事情上,都有了自己的想法。

    她学会了夏小满那种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的处事方式之后,就再也无法忍受许氏这种柔柔弱弱的性子了。

    见夏月牙这么说,许氏叹了一口气,道:“你说的对,小满这孩子聪明的很,我也不多担心了。”

    “这事儿,要是真的成不了,那就是这俩孩子没缘分。”

    夏月牙点点头,道:“娘,你真的别担心了,小满心里有主意着呢。”

    许氏没再作声了。

    夏小满出了门,到了山脚下的时候,就瞧见一辆马车停在那。

    竹生见了夏小满,便咧开了嘴巴笑的十分的灿烂。

    “夏姑娘,上车吧。”

    夏小满还以为走的时候还是跟江岸风一起骑马呢,没想到江岸风直接派了马车来。

    倒也好。

    只不过,她其实心底里是个比较喜欢刺激事物的人,对于骑马,还是很向往的。

    上了马车,轿帘一挑,夏小满却见马车内并不是空荡荡的,江岸风正坐在里面,手上拿着一本书在看。

    夏小满看见江岸风也在里面,有些吃惊。

    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坐了。

    江岸风微微抬眼,单手托着腮,似乎是很好奇的样子,看着夏小满。

    “难道外面不冷吗?”

    夏小满一愣,手一放,轿帘就又被放了下来,然后人也坐了进来。

    “江少爷今天没骑马?”

    夏小满有些好奇的问。

    “冷啊,不想骑。”

    江岸风说着话,托腮看着夏小满,俊美的容颜上,浮现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来。

    “丫头,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个?是不是还在回味上一次与我共乘一匹马的美好时光?”

    “噗——”

    夏小满差一点要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她转头,十分震惊的看着江岸风。

    “堂堂四海阁少东家,居然这么没分寸!江少爷,你刚才这话,是在调戏我吗?”

    江岸风微笑着摇摇头,“哪里是调戏这么难听?说的我好像很轻浮一样。”

    江岸风说着话,看着夏小满的脸色。

    “原以为你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会心情不佳,所以才特地让竹生赶了马车来,现如今看起来,你心情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那我就放心了。”

    江岸风说完,便直接将手上的书往旁边一扔,自己闭上了眼睛。

    “我要小憩一会儿,莫要烦我。”

    夏小满看着江岸风单手撑着头闭眼打盹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人……真是怪怪的。

    刚才的话,说的好像是在担心自己一样。

    夏小满想了想,便悄悄地伸手,去拿了刚才江岸风扔掉的书来,翻开来,看了看。

    一本戏文。

    没想到,江岸风还喜欢看这种爱情戏本啊。

    夏小满轻笑一声,低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戏文对比现代的言情小说来说,的确更晦涩难懂一些,可是这里是古代,哪里有什么白话文。

    所以,夏小满捧着一本戏文,也看的很有兴趣了。

    不知不觉的,马车停了下来。

    竹生在外面轻声道:“少爷,到了。”

    夏小满听了声音,这才抬起了头来,却正好撞上了江岸风的眼神。

    夏小满心虚,急忙将书给还了回去,“我没有给你弄坏,我就是随便看看。”

    江岸风含笑看着她。

    下了马车的时候,夏小满这才反应了过来,刚才在马车上,江岸风怕是一路没睡觉,看了自己一路?

    夏小满想到这,忽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到了酒楼,薛平峦见了夏小满,便笑着打招呼,“小满,你来了?”

    “薛叔叔,好久不见啊。”

    夏小满笑着说着,上了二楼,站在二楼之上,看着楼下的盛况。

    “近几日,酒楼的生意可还好?”

    夏小满客套的问。

    其实也不用多问了,进来的时候,夏小满已经看见了。

    薛平峦十分的开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当然了,小满啊,你是我们酒楼的大功臣,你上次留下的三道菜,我让厨房的大厨都按照你的菜谱去做,这三道菜,真的很受欢迎。”

    “其实也没什么,都是一般的菜肴,这些食材处理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只是胜在一个新意上而已。”

    夏小满说着,眼神却一直都在一楼的某个角落里看着。

    “薛叔叔,这些菜,稍微被有心之人研究一下,就可以做出味道差不多的来,我本来还想着,别的酒楼就算是要模仿,也不会有这么快,没成想今日刚来就瞧见了。”

    薛平峦一愣,看着夏小满,道:“小满,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小满眼神看向自己一直以来盯着的角落处的一张桌子。

    “薛叔叔,那桌子的客人,似乎跟一般的食客不太一样,我刚进门就发现了,他们看起来,像是有着别的目的而来的,对于自己点的菜只是浅尝辄止,然后又默默地念念有词,似乎是在仔细的品这里面有什么东西。”

    薛平峦被夏小满说的,眉头皱了起来。

    江岸风站在夏小满身边,听了这话,便低声道:“竹生,你去调查一下。”

    ------题外话------

    以后的更新时间放在早上七点,谢谢大家的支持,上架了以后,佳人会保持住更新的,尽量万更,满足大家~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田园厨娘美食香》仅代表作者北方佳人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北方佳人的小说田园厨娘美食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田园厨娘美食香最新章节田园厨娘美食香全文阅读田园厨娘美食香5200田园厨娘美食香无弹窗田园厨娘美食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北方佳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