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第123章:沈大师发功!徐芊芊命运倒计(1更)

本章节来自于 史上最强赘婿 https://www.jiaoyu123.com/350/350069/
    (谢谢臭美的流夜的五万币打赏,谢谢)

    林灼先是一呆。

    猛地发现了自己的身体猛地矮了一截。

    两条腿竟然连根被切断了。

    顿时间觉得非常冰冷,极度的空虚。

    “啊……啊……啊!”

    这种冰冷感觉,让他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嚎。

    尽管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但此时还是感觉到无比的恐惧。

    疯狂地惨叫着。

    靖安伯爵府的义子伍元爆缓缓走了过来,冷漠地盯着林灼。

    他实在无法想象,仅仅眼前这个林灼,竟然可以让靖安伯爵府死几十个人。

    伯爵大人总共九个儿子,一下子死了三个。十三个小妾,死了四个。

    林灼感觉到体内的生命不断地流逝,他拼命地喘息,但还是感觉到空气不够,大脑还是一阵阵昏眩。

    完全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身体在变得冰冷。

    “为,为什么?”林灼问道。

    对于靖安伯爵府派人来杀他,林灼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但是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杀?

    他正要进攻玄武伯爵府的金剑娘啊,伍元爆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手杀他?

    为何不能等到他蹂躏了金剑娘之后再杀?

    伍元爆当然不会回答他。

    闪电一般上前,手中利剑飞快划出一个十字。

    顿时,将林灼的身体切成了四块。

    整整齐齐的四块,绝对对称。

    这绝对是一个处女座。

    这次林灼连一声惨呼都没有发出,直接死了。

    临死之前,也不能感悟人生,真是好遗憾。

    一个武士上前,递给了伍元爆一壶油。

    将油泼在林灼的尸体上,然后一把火烧掉。

    片刻之后,林灼的尸体彻底化成了灰烬。

    金剑娘望着这一切,心中非常惊诧。

    她也和林灼一样,心中充满了疑问。

    伍元爆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动手吗?为何不等到林灼攻击她之后再动手呢?

    “沈浪睡过你没有?”伍元爆问道。

    金剑娘脸蛋瞬间通红,本能摇头道:“没有!”

    伍元爆道:“那等到玄武伯爵府覆灭之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然后,这位靖安伯爵府的义子直接转身走了,显得非常冷酷。

    金剑娘一愕,然后俏丽的面孔一白。

    呸,呸,呸!

    你全家都死光了,玄武伯爵府也绝对不会灭亡。

    还有……

    我金剑娘宁愿暗恋姑爷一辈子,也绝对看不上你这种丑男人。

    其实伍元爆不丑。

    但是在沈浪面前,大多数男人都是丑的。

    ……

    玄武伯爵府内。

    沈浪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的X光眼睛,不但可以用来透视身体内部做手术。

    而且,还能够看到丹田和内力。

    记得有一部聊斋先生的电视剧,里面有一句话特别露骨。

    挖下的我两只眼珠子等到小姐的马桶里吧。

    而现在,沈浪眼睛就完全紧贴着娘子的小腹下方。

    然后他渐渐往上移动,在心脏的位置又停了下来,整张脸几乎都躺在木兰的胸口上。

    木兰忍无可忍,捧着沈浪的脸移开。

    “夫君,你这是在看内力?”木兰道充满疑惑。

    沈浪道:“娘子你急什么啊。人家杨过和小龙女练武的时候,还不穿衣服呢,我们这已经很保守了?”

    木兰道:“夫君,你确定这是要将我培养成天下第一高手的过程?”

    “当然。”沈大师点头。

    沈浪刚才还真不完全是在耍流氓,他在用X光看木兰体内的真气。

    当然,其实隔着一两尺也看得清楚的,但是为了看得更清楚,沈浪决定贴着看。

    用X光他看到了木兰的丹田,筋脉,整个身体的内力流动。

    “娘子,你右臂,左腿受过伤,还有左胸口……”说到这里,沈浪忽然炸了:“是谁?是谁打伤过你的左胸口,而且不是用剑,是用掌。我杀他,我跺了他,那地方只有我能碰的。”

    木兰先是惊诧,夫君不是在耍流氓,还真的能够看出来啊。

    因为沈浪真的说对了,这三个地方的筋脉都受伤过。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因为表面上看,这些地方都已经痊愈了啊。

    “打伤我胸口的是个女人啦。”木兰道。

    “哦,那我好受多了。”沈浪道。

    “嗯?”木兰皱眉。

    沈浪又杀气腾腾道:“她是谁?我跺了她。”

    这不过这一次,表演痕迹就太浓了。

    “镇西侯爵府的种师师!”木兰道。

    镇西侯爵府?

    越国排名第二的老牌贵族,比起玄武伯爵府他就是真正的大军阀了。

    种氏统帅十万西军,是抵御楚国中坚力量,这个家族完全称得上是将星如云。

    越国内有两个家族尤其屌,哪怕国君也要让之三分。

    一个是艳州的威武公爵府,第二就是镇西侯爵府。

    沈浪道:“种师师这个贱人为什么要打伤你?”

    木兰道:“切磋武功!”

    “娘子,你受伤的这三个地方表面上痊愈了,但是内部筋脉却已经受损了。”沈浪道:“所以内力经过这些地方的时候都有迟缓消耗,对你的修为会有影响。”

    木兰惊诧,道:“确实如此,夫君你连这也能看出来?”

    沈浪道:“等我准备好工具,我会将你这些筋脉的受损淤积处全部清理,让你全身筋脉恢复通畅,这样对你战斗力至少能够提升半成。”

    接着沈浪又道:“娘子,你的内力真气为什么是紫色的啊?”

    木兰真是完全诧异,不敢置信道:“夫君,你连这也看得出来?”

    “是啊。”沈浪道:“这紫色的内力真气是怎么来的?”

    木兰道:“天生的血脉啊,武道天赋本是天生的,当然后天的努力也非常重要。”

    沈浪道:“那紫色的真气代表什么?很牛逼吗?”

    木兰道:“品级很高了,适合兼修剑术和战场武道,是非常稀有难得的血脉。”

    娘子果然牛逼。

    木兰道:“不过所谓紫色血脉,几品血脉,肉眼根本看不见的,就只是一种形容词,夫君为何能够看到?”

    对于夫君这个才能,木兰真是叹为观止,甚至完全无法理解。

    但是……夫君或许就是有这种奇奇怪怪才能吧。

    沈浪也很意外。

    自己的这个X光眼竟然这么厉害,连血脉和真气都能看到。

    沈浪道:“那最高品级,最牛逼的血脉是什么?

    木兰道:“当然是金黄色,这是武道天赋的巅峰了。”

    沈浪道:“哪个人这么牛逼?有金黄色血脉?”

    木兰道:“举世罕有,我的老师钟楚客终其一生,都从未见过金黄色血脉者。”

    大宗师那么牛逼都没有见过?

    他可是走遍天下,也打遍天下的啊。

    那可能真是举世罕有了。

    这下沈浪心理舒服了一些,虽然我没有金黄色血脉,但是别人也都没有啊。

    ……

    大宗师钟楚客要带着大傻走了。

    玄武伯爵府遇到了巨大的麻烦,但是和他无关。

    他一个大宗师从来不掺乎政治的。

    一路上沈浪还想着,这金黄色血脉该是何等牛逼?

    大概百年难得一遇吧。

    那该牛逼到什么地步啊?

    岂不是叱咤天下?

    此时一个人影走来,沈浪抬头。

    本能动用X光仔细一看。

    我日!

    不是说金黄色血脉者举世罕有,百年不遇吗?

    为啥我出门就遇到了一个?

    他看得清清楚楚,那人体内流动的真气就是金黄色的。

    逆天的金黄色血脉。

    大傻!

    “嘿嘿,二傻,我要跟着师傅上山了。”

    大傻张开双臂抱着沈浪认真道:“二傻,你要努力。”

    沈浪还处于震撼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这,这啥情况啊?

    不是说大傻武道天赋很高吗?

    但……没有人告诉我,他的武道天赋会高到这个地步啊?

    金黄色武道血脉?

    要不要这么疯狂?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他又不是主角,凭什么这么牛逼?

    难怪钟楚客压根不想掺乎玄武伯爵府的事情,急匆匆要带着大傻上山。

    他是怕大傻被第二个大宗师发现啊。

    “二傻,你要努力。”大傻表情认真。

    沈浪道:“认真什么?”

    大傻道:“生娃。”

    “呃!”沈浪拍着大傻的肩膀道:“你上山之后,一定要好好练武。”

    大傻用力点头。

    沈浪道:“变厉害之后,记得千万要把绝世武功传给我啊。”

    大傻更认真用力点头。

    金木聪走了过来,眼泪汪汪。

    他是最舍不得大傻离开的。

    吃饭睡觉打豆豆是这个家里的日常,他就是那个豆豆。

    但是家里有一个好人,那就是大傻,从来不打豆豆。

    现在这个人要走了。

    “大傻,我舍不得你走,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金木聪问道。

    大傻望着金木聪,认真道:“三傻,你也要努力。”

    金木聪道:“努力什么?”

    大傻道:“努力娶媳妇,想我们长得这么丑的人,通常都娶不到媳妇的。”

    金木聪心脏被刺中一刀,愤恨道:“你,你还是走吧。”

    ……

    临走之前,大宗师钟楚客还是说了出来。

    “木兰,你绝对不是唐炎的对手。”

    “或者说年轻一代中,根本无人是唐炎对手,或许五年后的大傻可以。”

    “武痴唐炎十四年只练习一招天外流星,根本就是无解的。”

    木兰道:“老师,真的一点点希望都没有吗?”

    钟楚客道:“一点点希望都没有,整个越国所有的年轻高手都去挑战过唐炎,毫无例外全部都失败。”

    这话让木兰心中充满了灰暗。

    金山岛之争分为三战。

    她和唐炎的一战尤其重要,甚至直接决定了胜负,决定了玄武伯爵府的生死存亡。

    这天外流星剑法是天涯海阁的镇派之宝。

    南海剑王李千秋同样是凭借这一招天外流星独步天下,位列大宗师。

    当然李千秋还修炼其他剑法武功,而唯独唐炎终其一生就只练这一招。

    沈浪忽然道:“大宗师,《天外流星》剑法是天涯海阁的镇派之宝,几十年不败。但未必没有破绽,未必不能破解。”

    大宗师朝着沈浪望来一眼,没有说话。

    因为他一个武道大宗师和外行实在没有办法交流。

    沈浪连一点点武功都不会,却在那里说破解天外流星,实在是有些荒谬的。

    这就不是让人相信真实性了,而是会让人怀疑他是否疯了。

    你沈浪哪怕再是一个天才,那也是谋略上的,你对武道根本就没有一点点了解。

    连皮毛都不懂,谈何破解?

    岂不是白日做梦吗?

    大宗师钟楚客道:“木兰,我的山门永远是你最后的退路。”

    然后,他带着大傻走了。

    ……

    木兰压力很大,几乎有些要崩溃了。

    每时每刻都在疯狂地练剑,一直练到精疲力尽。

    这个时候的沈浪没有调戏她,而是用尽了所有的温柔去安慰他。

    当她精疲力尽的时候,沈浪用最专业的手段给他按摩推拿。

    而且双手按着她的腹股沟的时候,也没有向中间移动一寸。

    “夫君,我……我真的不行的,我真的打不过唐炎的,老师的话从来都没有错过。”、

    “天外流星这一招真是无解的,我连苏剑亭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唐炎呢?”

    “和晋海伯爵府三战之中,这一战最最关键,若是输了,金山岛之争我们就彻底败了。”

    “我若输了会成为金氏家族的罪人。我们玄武伯爵府也基本上完了。”

    没有任何人是永远坚强自信的,那只是在外人表现出来的而已。

    任何人都有脆弱的时刻,只有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才会表现出来。

    沈浪重复问道:“宝贝,你相信我吗?”

    木兰道:“我相信你夫君,在我眼中你是无所不能的。”

    但是,沈浪对于武功一窍不通啊,他自己都手无缚鸡之力呢。

    说句实在话,他连天外流星这招剑法是什么都不知道呢。他连剑法的最基础知识都不知道,更别说破解了。

    这一招剑法,连大宗师钟楚客都破解不了。因为他和李千秋有过一战。

    武道大宗师都没有办法破解的一招剑法,要说沈浪有办法破,那真是疯子的胡言乱语了。

    真正的白日做梦了。

    沈浪道:“娘子,破解天外流星,今晚或许便有结果!”

    ……

    徐家。

    张晋道:“父亲说过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张家绝不退婚。”

    徐芊芊心中感动,温柔道:“夫君,谢谢你!能够寻到你,是芊芊一生之幸运。”

    张晋道:“父亲和镇北侯,晋海伯,隐元会三方的谈判都成功结束了。国君的旨意很快就要下来了,玄武伯爵府覆灭已经进入倒计时了。周围的权贵势力都虎视眈眈,就等着玄武伯爵府倒下,然后猛地扑上来撕咬尸体,夺走一块肉吃。”

    徐芊芊道:“夫君和公公肯定能够分到最大的一块。”

    张晋道:“徐家也不例外,玄武伯爵府倒下之后,三万亩桑田会归你们。当然名义上你家是要花钱买的,但是这笔钱可以向隐元会借贷,就用这三万亩桑田抵押。”

    玄武伯爵府还没有覆灭,但是蛋糕都已经分好了。

    听到这话,徐芊芊顿时呼吸一促,身体有些发热。

    她最爱的就是财富。

    三万亩桑田,完全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而且能够源源不断地产出生丝,摇钱树一般。

    “多谢夫君,多谢公公。”徐芊芊美眸火热望着张晋。

    接着,她问道:“玄武伯爵府覆灭在即,公公谋求艳州下都督一事,是不是要开始了?那就需要大笔的钱了。”

    张晋点了点头。

    徐芊芊柔声道:“夫君你相信我,虽然我徐家的大作坊被烧了。但只要我们这一次能够按期交货,我们的金子招牌就保住了,这才是我们最大的财富。到时候我就用几十家店铺加上徐绣这个招牌向隐元会借贷金币,让公公去谋求这个艳州下都督职位。”

    张晋柔声道:“我相信你。”

    ……

    对于徐芊芊来说,时间真的很紧迫了。

    交货的日期越来越近,来自各国各地的商人,都陆陆续续来玄武城了。

    尤其是那些西域商人。

    这些人可都是叫了定金的。

    听说徐家大作坊被烧掉了,这些商人不由得色变,担心徐家会交不出货。

    为了让这些商人放心,徐芊芊带着他们去了作坊参观。

    并且亮出了杀手锏!

    她先展示了紫色丝绸。

    就是用沈浪给的配方染成的!

    这些商人完全震惊了,不敢置信望望着徐芊芊。

    “这种紫色太纯正了,太美妙了,让我想到了家乡的薰衣草田。”

    “比起如今市面上的紫色丝绸,简直不知道美丽了多少倍。”

    ”这简直是一场颠覆,这批紫色丝绸上市之后,保证会风靡整个世界,其他所有的紫色的丝绸全部会变成垃圾!”

    “徐小姐,这个紫色染料配方是你们研究出来的吗?”商人们问道。

    徐芊芊道:“当然!”

    商人道:“你们徐家真是天才,这个紫色配方完全价值连城。”

    徐芊芊道:“紫色丝绸仅仅只是我给诸位客人的第一个惊喜,还有更大的杀手锏。”

    幕布猛地一扯。

    顿时,彩虹色的丝绸亮相。

    阳光照射在上面,真的就仿佛彩虹挂在空中一般。

    这些商人彻底惊呆了,几乎失语,惊艳到极点。

    “天那?这种颜色完全不属于人间。”

    “徐芊芊小姐,你们是将天上的彩虹偷来了,一定是这样的。”

    “这彩虹色的丝绸,一定会让无数女子疯狂的。哪怕公主和王后也会为之痴迷。”

    “徐芊芊小姐,您家的大作坊烧了是非常不幸。但是比起这两个配方而言,那个大作坊根本算不得什么。”

    “有这两种颜色的丝绸,您随时可以建成更大更多的作坊。”

    “这些丝绸,才是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徐家不但不会白败,反而会更加兴旺发达,您会成为越国首屈一指的超级豪商的。”

    听着这些话,徐芊芊心中阴霾彻底散去。

    她柔声道:“这些新染料的成本极其之高,所以这紫色丝绸,彩虹色丝绸的价格会很高,比寻常高出几倍。”

    一个西域商人露出迷人一笑道:“徐小姐,我们不谈价格,我只问您能给我们多少货物。”

    接下来,这些商人纷纷挥舞着金钱,争抢徐家这些新丝绸的份额。

    尽管这些丝绸还没有完全织出来,但是短短一刻钟,就已经被争抢完毕。

    而且是比普通丝绸高得多得多的价格。

    徐芊芊光定金就收了五万金币。

    徐芊芊望向玄武伯爵府的方向,心中充满无穷的恨意。

    “沈浪,你看到了吗?我们徐家的这个难关很快就要过去了,我们的金子招牌不但没有倒下,反而更加值钱了。”

    “反而你玄武伯爵府,已经覆灭在即!”

    “沈浪我等着金氏家族毁灭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在你的尸体上踩上一万脚,然后唾弃你的坟墓!”

    与此同时!

    沈浪站在玄武伯爵府最高处。

    木兰道:“夫君,你在看什么?”

    沈浪淡淡道:“徐家大概很快就要被灭门了。”

    接着,沈浪道:“娘子,我们走吧!”

    木兰道:“去做什么?”

    沈浪道:“破解逆天无敌的天外流星剑法啊!”

    ……

    注:第一更送上,通宵码字到现在!之前写的几千字全部被我废掉,重新写了。

    我去睡几个小时,接下来写第二更,拜求支持,谢谢大家!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史上最强赘婿》仅代表作者沉默的糕点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沉默的糕点的小说史上最强赘婿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史上最强赘婿5200史上最强赘婿无弹窗史上最强赘婿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沉默的糕点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