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19.第 199 章(二更合一)

本章节来自于 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 https://www.jiaoyu123.com/374/374447/
    白世雄笑了起来, “ 这孩子, 我在家里念了一句让她结交顾二少这个新朋友, 她就已经想到要嫁给顾二少了。”

    顾老爷子目光沉了几分, “ 说明孩子思想单纯,直白,不会像现今社会的那些女孩,想法拐弯抹角,爱慕虚荣。”

    “  顾老爷子说得很对, 还是你的目光看得就是长远。” 白世雄眼里闪过满意之色, 他摸了摸白妮妮的头,“ 妮妮乖, 顾二少在那里跳舞呢, 你先吃点东西, 待会再过去认识他。”

    白妮妮一听到有吃的,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 好,我先吃东西。”

    音乐缓缓流淌, 灯光下,气氛很好。

    “ 你之前真的是不会跳舞?” 顾无瑾低雅的声音响起。

    “ 我不会跳舞啊,不过刚才我看了几遍别人的舞步,就会了,我很聪明的。” 纪怀香软软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得意洋洋, “ 厉不厉害, 我一次都没有踩你的脚。”

    女孩那小骄傲的表情, 取悦了顾无瑾,他漆黑的眸子里染着笑意,“ 那我感谢你不踩之恩啊。”

    一曲音乐过后,两人便停了下来,准备走回沙发那边休息。

    “ 顾无瑾。” 一把脆生生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回过头来,一个长相甜美清秀,穿着白色裙子的少女站在他们面前。

    “ 顾无瑾。”

    对方看见顾无瑾回头看她,她高兴地往前走来,“ 爸爸没有骗我,你真好看。”

    顾无瑾拧了拧眉,他并不认识面前的人,“ 你还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他没有理睬对方,而是问纪怀香。

    “ 不用了,我已经饱了。” 纪怀香看了少女一眼,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回去坐吧。”

    “ 我叫白妮妮。” 看见顾无瑾对她没有反应,白妮妮嘟了嘟嘴,她有点不开心,“ 你为什么不理我,你是我的老公。”

    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顾无瑾这才将目光移向她,待听到对方叫他的称呼,英挺的眉毛紧皱了起来,“ 白家没有教你知廉耻吗?”

    周围的人也听到了白妮妮的话,很是愕然,顾家二少还成了白家的女婿了?

    瘸子对疯子?呵呵,这回有好戏看了。

    “ 你现在不是我老公,以后也会是我老公。” 白妮妮很喜欢他,顾无瑾是她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人了。

    “ 神经病。”

    顾无瑾扯了扯嘴角,不愿意跟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计较,免得拉低他的智商。他带着纪怀香转身,才刚走没有几步,身后的白妮妮已经惊呼出声了,“ 啊,你的脚有问题啊?”

    “ 老公,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的脚有问题,不要你的。” 白妮妮又说道。

    顾无瑾额间的青筋微突,继续走着。

    旁边的宾客听到白妮妮的话,皆忍不住笑出声来,一个傻的不嫌弃一个瘸的,到底是谁嫌弃谁?

    纪怀香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她看着跟着他们过来的白妮妮,目光敛了敛。对方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男人,刚才还高调地喊她的男朋友做“老公”,这让她很不爽,很生气。

    周子盛对着顾无瑾举了举酒杯,“ 阿瑾,你魅力无穷啊。” 他打趣道。

    “ 老公......” 白妮妮又喊了一声。

    “ 噗呲!” 周子盛一口将酒喷了出来,“ 我没有听错吧。”

    方峥避得及时,“ 你没有听错,瑾哥,这回可刺激了。” 他偷偷打量了一下纪怀香的脸色,嗯,面无表情,估计在憋着了。

    “ 滚,我再听到你乱喊,我让人将你的嘴封上。” 顾无瑾冷冷地说道。

    白妮妮圆亮的杏眼转了转,她赶紧捂住嘴巴,“ 顾无瑾,那我不喊你老公了。” 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 等以后再喊。”

    “ 不好意思,以后你也没有机会喊。” 纪怀香开口打断她的话,语气平稳:“ 他是我的,能喊老公的只有我。”

    白妮妮咬了咬唇,瞪她,“ 你是谁啊?”

    “ 我是顾无瑾的女朋友。” 纪怀香很有礼貌,有问必答。

    “ 不行,我也要做顾无瑾的女朋友。” 白妮妮扣着手指,一脸兴奋。

    纪怀香暗自深呼吸几口气,好生气哦,但是不能与神经有问题的人计较。

    “ 顾无瑾,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白妮妮拽着自己的白色裙子,满脸激动。

    “ 我看你在国外这么多年,白家还没有将你的脑子治好。” 顾无瑾薄唇轻掀,说出口的话又狠又毒,“ 白家没人了吗?居然放你乱跑,你再不离开,我保证你将会比现在更加疯。”

    白妮妮又委屈又生气,“ 你死定了,我去告诉爸爸,你不要我。” 说完,她就跑开了。

    顾无瑾半分眼梢也不愿意递给她。

    “ 哎,我说,白家这小姐真可爱。” 方峥抹了抹眼角的泪花,笑出来的。

    周子盛倒了一杯酒,晃了晃杯子里面猩红的液体,“ 啧啧,看来你是不知道几年前,她咬掉了同学一个耳朵的事,一个随时发神经的,你觉得可爱你上。”

    “ 操,不会吧,这么猛?一副白净斯文的模样,还真看不出来啊。” 方峥想到白妮妮满嘴鲜血,嘴里咬着一只耳朵的情形,毛骨悚然。“ 这样的极品,我还真无福消受。”

    “ 这次回国,白家还想将人塞给阿瑾,哼,算盘打得真响。”

    顾无瑾靠在沙发上敛着黑眸,他的手指在把玩着纪怀香墨黑的长发,一圈一圈地绕着,又松开,“ 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纪怀香一愣,反应过来,顾无瑾是在跟她解释呢。

    “ 嗯,我相信你啊。” 纪怀香乖乖地点点头。

    洗手间里,纪怀香在整理衣服,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红唇湿润艳泽,眼眸明亮,眼角上翘,明显是愉悦的神色。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气色好,这句话还真没有错。

    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白色的身影走了进来,对方猛地冲过来将她一推,纪怀香猝不及防整个人往洗手台撞去,腰间的软肉直接撞上了大理石的台沿。

    腰间一阵剧痛传来,纪怀香紧皱着眉头,一瞬间,眼角泛出了泪意。她回头看向始作俑者,白妮妮站在不远处,一脸嚣张地看着她,“ 狐狸精,让你抢我老公,我打死你。”

    纪怀香捂着被撞痛的地方,她想起了刚才周子盛说的话,白妮妮将别人的耳朵咬下来的事,现在只是推她,倒是手下留情了。她的眼里闪过冷色,“ 我说过,顾无瑾不是你的老公。”

    “ 我爸说了,我会嫁给他。” 白妮妮白净的脸有点扭曲,“ 谁都不能抢我的东西。”

    纪怀香脸上的神色沉了下来,她冷冷地看着白妮妮,“ 发神经的人也想配得上他?你是在痴人说梦话。” 她慢慢向白妮妮靠近,目光幽深,“ 我等了一世,盼了一世,守了一世的人,不是你疯言疯语几句话就属于你的。”

    她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无论是谁,都不能插一脚,就算得罪白家,她绝对,决不退让半步。

    白妮妮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狐狸精,你想做什么?” 面前的女人好可怕,她居然凶她。

    纪怀香靠近她,红唇冷冷一勾,“ 你不是叫我狐狸精吗?” 她伸手一把将白妮妮用力推倒在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不以牙还牙,我还真对不起这样的赞赏。别以为你是疯子,神经有问题,我就不跟你计较。” 她笑得又美又妖娆,只要事关顾无瑾,她半分、半点都容不得,记仇得很。

    白妮妮被气疯了,还没有人敢出手打她,她顿时大哭起来,“ 你敢推我,我告诉爸爸......他肯定会教训你这样阴狠的狐狸精......”

    “ 哦。”

    纪怀香看着坐在地面上撒滚的白妮妮,心里憋的气顺了几分,腰也没有那么痛了,她笑意盈盈地说道:“ 去吧,去吧,像我这样漂亮的狐狸精也最喜欢打小报告,搬弄是非,待会我就告诉我的男朋友顾无瑾你欺负我。”

    白妮妮闻言,哭声一窒,她想站起来咬她,但是看到对方眼里的寒意和狠色,她又不敢,这个女人跟以前她欺负的那些怂包不一样,“ 啊,你怎么那么可恶。” 她恶狠狠地大骂,“ 蒋姐姐说得没有错,你就是美人蛇。” 又漂亮又阴毒。

    “ 蒋姐姐?” 纪怀香眉毛轻拧,这里她认识姓蒋的,只有蒋梦晚。

    “ 是蒋梦晚?” 她问。

    白妮妮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圆亮的眼睛转了转,“ 不告诉你。”

    “ 哦,你不说我也知道,她今晚穿了白色裙子。” 纪怀香温柔一笑。

    “ 才不是,大笨蛋,她穿的是紫色裙子。” 白妮妮满满的嫌弃。

    还真是蒋梦晚。

    纪怀香神色一敛,她看着地面上的白妮妮,神色认真,“ 顾无瑾是我的,我不想再听到你叫他老公,白妮妮,真要疯起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 怎么去了那么久?”

    女孩一坐下来,顾无瑾自然而然地靠近她。

    “ 遇到了一点事。” 纪怀香压低了声音,软软地道:“ 不过,我已经解决了。”

    顾无瑾挑了挑眉,正想问谁惹她了,那边白世雄满脸怒色带着人走了过来。

    “ 是你打了我的女儿?” 白世雄怒目瞪向顾无瑾旁边的纪怀香,质问出声。

    白世雄的话一出,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看来今晚白家是硬要跟顾家二少扯上关系了。刚才白世雄说了什么?顾家二少带来的女伴打了白小姐?众人将耳朵竖起,注意力全在那几人身上。

    “ 事情还没有弄清楚,白家习惯了一开始就声声夺人?” 顾无瑾不悦地看向白世雄,冷笑一声。

    “ 你看。”

    白世雄将身后的女儿白妮妮拉出来,给他看她裙子上的脏迹,“ 就是你带来的人,狗仗人势,嚣张地将小女推倒在地。”

    “ 是她,她打我。” 白妮妮帮着自己的爸爸指控纪怀香,眼睛又凶又狠地瞪着她。

    众人看见白妮妮身后的白色连衣裙脏兮兮的,确实像是碰到了地面弄成的。

    “ 哼,跌倒了也不会这么脏,她不会是自己在地上撒滚了吧。” 顾无瑾声音冷淡。

    他的话一出,众人忍不住笑了,别人不可能,白家的女儿还真做得出来。

    纪怀香靠着顾无瑾,低着头,没有说话,像是被白世雄吓到了,样子可怜兮兮的。这么胆小的样子胆敢动手打白家的疯子,倒是完全不像。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白世雄面恼气怒,将目光投向纪怀香,厉声质问:“ 你自己说,事情是怎么样的?”

    纪怀香靠着顾无瑾的身体抖了抖,像是被猎人惊吓的小鹿,茫然又无措。她抬起头来,眼里布满了泪光,水亮亮的,像是盛着一潭清水,将要溢出来了。她咬着红唇,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和欺负。

    众人倒吸一口气,啧,也难怪顾二少将人带在身边,那小模样,活脱脱的勾人妖精。

    顾无瑾伸手抓住了纪怀香的手,紧紧地握着。

    “ 阿瑾,人家害怕。”

    纪怀香声音软软的,带着几分颤音:“ 我没有推她,刚才我在洗手间的时候,白家小姐突然闯了进来伸手推我,我被她推得撞在了洗手台上,她一时间站不稳,自己摔倒了在地上,然后她坐在地面上开始大骂人家是狐狸精,又说你是她的老公,让我滚,不然就向她爸爸告状整治我......” 纪怀香嘤嘤地流泪解释,“ 我的腰还痛着呢。”

    “ 你就是狐狸精。” 白妮妮大骂了一句,更加助实了纪怀香的话。

    呵呵,众人看向白世雄的样子眼含讽刺,合着自己的女儿发神经跑去欺负了人家,打骂完了,还去告状,这得多没脑才会这样做?也幸亏她家世好,不然早就被人灭了。

    白世雄的脸一黑,有点咬牙切齿。

    顾无瑾捏着纪怀香的手,漆黑的眼里清冷无比,“ 白家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我顾二少是废物,所以大家不把我放在了眼里,这没有关系,但是自己的女人被欺负了,也保护不了,那我便是废物都不如。” 他看着白世雄,面无表情,“ 这件事,我记住了。”

    说完,他不顾白世雄的反应,直接拉着纪怀香的手离开。

    男人的步速很快,纪怀香被顾无瑾拉着,她穿着高跟鞋有点跟不上,“ 阿瑾,走慢一点,我跟不上你了。”

    男人丝毫没有反应。

    “ 阿瑾。” 男人不哼声。

    “ 瑾瑾,顾瑾瑾......” 男人的脚步一顿。

    顾无瑾猛地一回头,狠狠地瞪她。

    “ 你怎么了?”

    女孩目光清亮,泛着湿润的光,就这么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一瞬间,他心端的怒气就消了。

    他伸手往女孩的眼角拭去,指尖沾染着挂在上面的冰凉水珠,心尖有点刺,有点麻,“ 往后别随意掉眼泪了,纪怀香,我不喜欢。” 不喜欢看到她泪眼朦胧的样子。

    直到后来,在床上,顾无瑾压着女孩软绵绵的身子一次又一次地欺负,直逗得她泪眼汪汪,放狠地榨取。事实证明,男人的话一点都不可信。

    听到男人的话,纪怀香红唇翘起,有点得意,“ 我不是真哭,那是我骗他们的,是不是装得很像?” 她邀功。

    顾无瑾拭擦的力度加大,似乎想擦去那眼角上让他心烦的红意,他凶巴巴地道:“ 以后装哭也不可以,你可以狐假虎威,仗我的势欺人。”

    “ 嗯嗯嗯。” 纪怀香乖乖地点头,“ 我以后一定会恃你的势凌其他人。”

    车子停在了药店门口,顾无瑾下了车很快就带着一瓶药酒回来。

    “ 撞伤了哪里,我看看。” 他的声音比以往轻柔了几分。

    纪怀香有点不好意思,“ 你把药给我,我自己回去擦。”

    “ 你撞了后背的地方,自己怎么擦,把背转过来。” 刚才无意中见她捂住后腰侧,可见还痛着。

    纪怀香咬了咬唇,又害羞又舍不得男人体贴的样子。她微微侧过身子,将后背转了过去,她指着左腰侧的腰窝处,“ 这里疼。 ”

    车子内的光线有点昏暗,顾无瑾伸手将灯打开,昏黄的灯光一下子就打落在是女孩妖娆纤细的身上。

    白皙的背部整个裸.露着,光滑细嫩的肌肤泛着莹莹的白,两边被鲜红的布料映衬得如玉如雪,玉肌瓷骨,毫无瑕疵。项颈处顺延而下,优美的曲线流畅诱人,一直下到腰间,深陷的腰窝带着迷人的魅惑。

    周子盛曾经高声谈过背是女性最性感的地带,当时其他几人嗤之以鼻。此时,顾无瑾倒是很认同他的话。

    他目光幽幽,暗含着火星,女孩的背部隐着魅惑,带着深深撩人的性感,他有种想狠狠压上去,一寸一分地将她背部的细肉吸进嘴里的冲动。

    “ 看到了吗?就是这里。” 等了一会儿,身后没有动静,纪怀香有点不自在地又指了指位置。

    顾无瑾收回思绪,低垂着眼睛,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红色礼服遮掩住了,他掀开了一点,白嫩的肌肤上青紫了一大块,女孩的肌肤太白了,对比很明显,看着有点恐怖。

    看来白家的那个疯子下了重手,墨黑的碎发垂在顾无瑾的额间,遮挡住了他眼里的冷色。“ 撞得有点厉害,要用力揉才能散掉淤青。”

    “ 嗯。”

    纪怀香不用看也大概知道腰处是怎么的情况,她的肌肤娇气得要命,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常年穿着长袖衣服保护得太好的原因,稍微碰到,擦伤都会比常人看起来要严重。

    男人刚下手,纪怀香浑身一颤,疼的拧紧了眉毛,“ 啊,轻点。” 她忍不住轻喊了出声。

    顾无瑾的手一抖,心口像是被猫挠了一下,手下的力气更重了。

    随即,痛感阵阵传来,“ 啊,轻......轻点。” 纪怀香受不住力,她两只手撑在车窗上,倾着身子,整个背部都留给了男人,她带着哭腔,软软的声音,又侬又糯,像是欺负狠的呜咽,让人想入菲菲。

    顾无瑾眸色愈渐愈深,落在了她深陷的腰窝处,淡淡道:“ 忍一忍。”

    纪怀香微微侧过头来,眼里痛出了泪光,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低声哀求:“ 我真的痛,你轻点,好不好。”

    掌下的肌肤像棉花一样软,顾无瑾死死地拧紧了眉,抑制住想压上去,捏着她的下巴,狠狠汲取的冲动。手下的力度丝毫不变,他用力推着药油,目光落在她泛红的眼角处,有点咬牙切齿:“ 不许叫。”

    这么娇气,以后他弄一弄她,她岂不是要水淹金山?

    纪怀香看见顾无瑾的脸色严肃,她乖乖听话,没有叫出声了。白白的贝齿咬着红唇,几丝长发贴在了脸侧,带着凌乱美,一双眼睛溢着水光,水漉漉的,她就那样定定地回头看他,那那勾人的小模样简直要了顾无瑾的命。

    几秒后,顾无瑾终于停了下来,“ 回去洗澡的时候尽量不要碰受伤的这边,知道吗?”

    “ 嗯嗯。” 纪怀香应着,腰间被揉得火辣辣的,没有那么痛了,她甜甜一笑,夸赞道:“ 男朋友,你真好。”

    顾无瑾这才勾了勾唇角。

    看来,他的优秀已经到了她无法忽视的地步了。

    将沈老太太需要的香水调制出来后,这段时间纪怀香还是经常往实验室跑了,一点都不清闲。她在尝试将上一世她创出来的香水配方重新写出来,有些配方的比例她忘记了,需要慢慢重新试调出来。

    她脱下泛黄的白大褂,挂回墙上,刚走出门口,一眼就看到了捧着书走过来的蒋梦晚,对方眼里充满了讶异。

    “ 好巧啊,纪同学。” 蒋梦晚带着几分打量的神色,没有想到纪怀香会来实验室,除了班级上课,来实验室的基本都是大二开始学习仿香的学生。

    “ 嗯,是好巧。” 那晚从白妮妮的口中,她知道了教唆白妮妮找她麻烦的人是蒋梦晚。此时,她看着对方,脸色温柔,气质出然,却半分让她生不出好感。

    “ 虽然很冒昧,但是我还是想问,你是跟无瑾在一起吗?” 蒋梦晚捧着书,轻声问道。

    纪怀香红唇微勾,“ 是啊,他是我的男朋友。”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仅代表作者美人无霜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美人无霜的小说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最新章节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全文阅读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5200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无弹窗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美人无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