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第281章 被猪拱了

本章节来自于 花都小保安 https://www.jiaoyu123.com/397/397610/
    忽然隐约听见两个女人吵架的声音,于是穿过小客厅来到了一个走到,这才听出其中一个声音就是自己的女儿唐婉。

    唐斌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急忙走到了卧室门前,门虽然关着,可里面说的话却能够听见。

    “我不要脸,你才不要脸呢,你有脸的话怎么会给一个可疑当你爹的人当情妇?”只听唐婉气愤地说道。

    只听欧阳娟讥讽道:“你还有脸说我?我可没有背着丈夫去宾馆跟小白脸乱搞,连自己的儿子都搞丢了。”

    只听唐婉骂道:“我跟小白脸乱搞管你什么事?搞小白脸也比你们为了点钱母女共侍一夫强。

    欧阳家的脸都被你们丢完了,哼,要不是我妈为你们擦屁股,你们母女早就被周继尧抛弃了。”

    欧阳娟哼了一声道:“咱们一百步不笑五十步,你妈让我借种也不见得是为我好,不过是想为你肚子里的孩子做遮掩而已,怎么?现在你是不是嫉妒我生了个儿子了?”

    唐婉哼了一声道:“我有必要嫉妒你吗,我现在是公司的股东、高管,有两个儿子,有必要嫉妒你?

    你有什么?要不是戴家郎让你怀上这个儿子,你们母女早就被周继尧玩腻了,大不了拿到几个卖身钱,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

    欧阳娟气愤道:“我知道自己不如你,谁让我没有一个当官的爹呢,不过,你也别得意,咱们走着瞧,最后谁笑话谁还不知道呢。”

    唐婉喘息道:“走着瞧就走着瞧,反正今晚我把话说明了,今后不许你再勾引戴家郎,你要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如果不想找死的话最好把裤带绑紧一点。”

    欧阳娟也不客气道:“怎么?我和戴家郎的关系见不得人,难道你们的关系就见得光吗?你还是把自己的裤腰带绑紧一点吧,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唐婉气哼哼地说道:“好好,自作孽不可活,你想找死原本不管我的事情,可现在会连累到我,连累到我们家里的人,所以,我今天把话跟你说清楚了,如果你再敢勾引他上床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欧阳娟大声道:“你要怎么不客气?有本事你去勾引周继尧啊,他恐怕还嫌你老呢。”

    欧阳娟话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只听唐婉骂道:“你这个小娼妇,我就先替你爹教训一下,居然没大没小了。”

    唐斌伸手推来了房门,只见欧阳娟坐在床边,一只手捂着脸,唐婉双手插在腰间居高临下地瞪着自己的表妹。

    “怎么回事?喝多了吗?吵吵什么?”唐斌瞪着两个女人质问道。

    欧阳娟扭头一看是唐斌,马上哽咽道:“姑父,表姐打我。”

    唐斌瞥了女儿一眼,骂道:“越来越不像话了,这里是自己家吗?难道就不怕被人听见?”

    唐婉和欧阳娟似乎这才有点清醒过来,意识到刚才都有点失去理智了,都低垂着脑袋不出声了。

    这时,欧阳娟的孩子突然醒过来,嘴里呀呀哭起来,欧阳娟急忙过去把婴儿抱了起来,唐斌走过去盯着婴儿仔细看了几眼,冲女儿说道:“该回家了。”

    赵阳带着蚂蚁和两个马仔就像当初的戴家郎一样,不仅是保镖,而且也成了今晚的保姆,什么杂事都干,就差没有做饭洗碗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十一点钟,唐斌一家才准备离去,蚂蚁按照戴家郎的吩咐亲自送唐斌和欧阳云苏回家。

    唐婉今晚几乎没怎么跟欧阳云苏说话,好像还在跟母亲赌气,反倒是欧阳云苏主动招呼她一起回家,可她拒绝了,让保姆小翠开车带着孩子回到大云山五十六号。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八仙过海马上就冷清下来,偌大的别墅只剩下蒋桂兰母女两个,好在外面有值班的保安,否则母女两个单独住在这里还感到害怕呢。

    ……

    唐斌和欧阳云苏回到家之后两个人都没有睡意,躺在床上说话,欧阳云苏忧心忡忡地说道:“婉儿这死丫头看来把我恨上了,今晚几乎都没有理我。”

    唐斌的心事好像比欧阳云苏更大,靠在床头沉默了好一阵才说道:“现在要操心的不是她恨不恨你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她还不至于不认你这个母亲。”

    欧阳云苏忧虑道:“她不理我也也就罢了,我担心的是她一个人住在大云山五十六号的目的恐怕还是为了方便跟戴家郎鬼混,说不定今晚这混蛋又去那里了。”

    唐斌愤愤道:“我看这两个死丫头都走火入魔了,你说戴家郎纠缠她们,我看恰恰相反。”

    欧阳云苏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唐斌哼了一声道:“如果你连小娟和婉儿之间的矛盾冲突都解决不了的话,早晚会出大事。”

    欧阳云苏坐直了身子瞪着唐斌嗔道:“哎呀,究竟怎么了?你别云里雾里好不好,有什么话就直说。”

    唐斌气哼哼地说道:“今晚婉儿和小娟在楼上卧室吵架呢,两个人都像泼妇骂街一样,骂出来的话简直不堪入耳。

    婉儿还扇了小娟的一个耳光,如果两个人成为仇敌的话,你也不用挖空心思了,光是她们姐妹两的内讧就有可能毁了一切。”

    欧阳云苏楞了一会儿,奇怪道:“她们为什么争吵,我看她们上楼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唐斌哼了一声道:“我大概听了一下,应该还是为了戴家郎,好像是婉儿劝小娟离开戴家郎,而小娟不愿意,两个人就吵起来了。

    小娟居然还是说婉儿是嫉妒她生了儿子呢,你看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两个人已经先内讧起来了。”

    欧阳云苏恼怒道:“不知道戴家郎这混蛋究竟有什么好,竟然让两个死丫头鬼迷心窍,看来,这混蛋只要存在一天,咱们就别想省心。”

    唐斌哼了一声道:“难道没有戴家郎,她们姐妹就相安无事了?我看她们都是各怀心思,根本没有姐妹之情。”

    欧阳云苏迟疑道:“多半是两个死丫头今晚喝得有点多了,没轻没重的,自家的事情还好办,说来说去还是戴家郎是个祸害,如果没有他的话,两个死丫头也不会争风吃醋,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把这个祸害彻底解决了。”

    唐斌瞪着欧阳云苏质问道:“你一个妇道人家,哪来这么重的杀心?”

    欧阳云苏嗔道:“怎么?难道你还想让我去跪着求他?说实话,我一想到这混蛋趴在婉儿身上心里就犯恶心,好好的女儿简直就是被猪拱了。”

    唐斌好像没有听见欧阳云苏的话,坐在那里怔怔地楞了一会儿,问道:“戴家郎的家世怎么样?”

    欧阳云苏一愣,嗔道:“怎么?难道你还打算招他做女婿?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哪来的什么家世?我倒是听婉儿说过,这小子家里几代都是农民,并且穷的裹毡。

    他老子是倒插门,这在农村都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好像还有一个哥哥,也是农民,这小子之所以留在南召市就是想碰碰运气,指望着赚点钱回家盖房子,眼下家里恐怕还住着茅铺呢。”

    唐斌瞪了老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农民又怎么样?难道你祖上不是农民吗?”

    欧阳云苏笑道:“哎吆,不小心踩着你的尾巴了,怎么忘了你父亲也是农民了呢,不过,他可不能跟你比,你家起码世代耕读,不然我怎么会嫁给你呢?”

    顿了一下又说道:“你别说,这混蛋的运气还真不错,居然偏偏就让他遇上了婉儿出轨,结果走了狗屎运,竟然混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按道理说,他也应该知足了,可没想到越来越贪婪,手里有上百万的存款还是不知足,我看,他这不仅事想要钱,连人都不放过了。”

    唐斌惊讶道:“他也只不过是周继尧身边一个跑腿的,哪来这么多钱?”

    欧阳云苏摆摆手说道:“哎呀,别说了,如果靠本事的话,他这辈子不吃不喝也赚不了这么多钱,还不是坑蒙拐骗得来的?

    哼,周继尧倒是大方,听说前不久他在二道河靠着一些无赖把闹事的拆迁户给镇住了,周继尧一下就给了他五十万。

    你说,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早就应该回家老老实实娶个媳妇过日子了,没想到竟然还想登堂入室呢。

    我看,他之所以缠着婉儿和小娟,除了指望两个儿子之外,主要还是因为她们的钱,就凭他这种色鬼,难道还会讲感情。”

    唐斌瞥了老婆一眼,说道:“这么说你对他的了解也是一知半解,多数都是自己想当然的猜测,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难道就没考虑过让人详细了解一下他的底细?”

    欧阳云苏嗔道:“我可没这份闲工夫,我又不想找他做女婿,用得着多此一举吗?只是原本以为用几个钱就可以把这小子打发了,谁曾想被鬼缠身呢。”

    唐斌坐在那里沉思了一阵,说道:“这件事暂且放一放,等我跟他见过面再说,俗话说英雄不问出处,如果他真是个人才的话,应该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肯定不会自毁长城。”

    欧阳云苏嘟囔道:“如果你能说服他见好就收的话,我也没必要跟他过不去,但我也有底线,绝对不能让他再染指婉儿和小娟。”

    顿了一下,忽然问道:“我看你今天把阿东叫到了楼上,你都跟他说了什么?”

    唐斌哼了一声道:“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跟我没有一句实话,我有种预感,你这个侄子恐怕比戴家郎危险一万倍,也许我们以前都被他的表面所迷惑,实际上欧阳龙的这个儿子城府挺深啊。”

    欧阳云苏嗔道:“怎么说起自家人来你就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阿东不过是个生意人,大不了打点擦边球,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再说,有城府好啊,说明他成熟了。”

    唐斌骂道:“你懂个屁啊,我看,你对自己这个侄子一点都不了解,虽然他嘴上说的好听,但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和那个徐瑞军之间有见不得人的勾当,现在就看他能不能过陆涛这一关了。”

    欧阳云苏哼了一声道:“就算有见不得人的勾当,也无非是经济上的问题,难道陆涛还能赶尽杀绝?即便他不给欧阳家面子,怎么也要给你点面子吧。”

    唐斌瞪着老婆说道:“怎么?难道在你眼里经济犯罪就不算犯罪吗?严重的话照样要坐牢。

    再说,没有纯粹的经济问题,每一个经济案子中多少都存在刑事犯罪,徐瑞军唆使别人盗窃拆迁户的产权证,并且贩卖给拆迁办的人,这已经不单纯是经济问题了,而是刑事犯罪,你敢保证阿东跟二道河阴阳合同案子没有牵连?”

    顿了一下,小声说道:“二道河区公安局局长罗玉梅在来南召市向陆涛汇报的路上出车祸死了,虽然交警队定性为车祸,但陆涛可并不这么认为,说不定和阴阳合同案子有关。”

    欧阳云苏一脸惊疑不定的样子,惊惧道:“你该不会是在暗示罗玉梅的死和徐瑞军有关吧?”

    唐斌摆摆手,说道:“我可没这么说,我的意思是让你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并不像阿东轻描淡写说的那么轻松。

    实际上,他越说的轻松,我就越怀疑他有问题,否则,哪来的钱买上百万的豪车?这种时候都不知道低调,居然还敢招摇过市。”

    欧阳云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相信阿东不是一个没头脑的人,应该知道轻重,对了,今晚我仔细问了一下阿东那个女朋友,没想到她父亲居然还是二道河区原来的公安局长,好像叫齐波,你应该认识吧。”

    唐斌敷衍道:“在一个区工作了那么长时间自然认识,不过没有多少交往,我当政法委书记的时候,他都已经退休了。”

    欧阳云苏说道:“我觉得这门婚事还说的过去,齐妍的相貌也不错,看上去也是知书达理的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让阿东把婚事早点办了。”

    唐斌懒洋洋地说道:“这些事就让蒋桂兰去操心吧。”

    欧阳云苏嗔道:“你还指望一个后母操什么心,她如果为阿东操点心的话,阿东也不会四十多岁还单身了。

    既然我哥嫂都没了,咱们自然要替阿东做主,我看抽个时间咱们去一趟二道河,趁着齐波还没死,赶紧把这件事定下来再说。”

    唐斌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今晚阿东还求我办一件事呢。”

    “什么事?”欧阳云苏问道。

    唐斌犹豫了一下说道:“难道齐妍没有告诉你妈?齐波有两个女儿,除了齐妍之外,还有一个大女儿叫齐真,眼下是二道河区公安局的副局长。”

    欧阳云苏惊讶道:“齐妍倒是没有说过它有个姐姐在哪里当副局长,算算年纪,她姐姐应该也不到四十岁,能当上副局长也不简单啊。”

    唐斌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离开二道河太久了,好多人和事情都不记得了,不过,说起齐真,我忽然想起一个人来。”

    欧阳云苏问道:“什么人?” (教育123文学网https://www.jiaoyu123.com) 《花都小保安》仅代表作者微风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https://www.jiaoyu123.com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积极配合"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请书友们踊跃举报!】,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微风的小说花都小保安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花都小保安最新章节花都小保安全文阅读花都小保安5200花都小保安无弹窗花都小保安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微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教育123文学网